「平朔回憶」“和諧平朔”UC視頻聊天室的應用始末回顧

「平朔回憶」“和諧平朔”UC視頻聊天室的應用始末回顧

今年春節期間的新冠狀病毒疫情,持續時間長,嚴重影響了很多企業的正常運作。當然也就催生了互聯網各類“To B”應用的火爆,一時間釘釘、Welink、騰訊會議等網絡會議系統成爲熱門的網絡會議應用。在研究互聯網各種To B應用時,也使我聯想起了我在互聯網網絡會議應用方面探索的一些往事……

記得2003年非典以後,各種To C應用比起To B應用來廣泛深入地發展起來了。一首《2002年的第一場雪》將我帶入網絡原創音樂領域,于是我與一幫音樂發燒友就經常在UC視頻房間裏娛樂聯歡。大家都購買了電容麥克、獨立聲卡、高清攝像頭兒,從此就在一些網絡原創歌手的房間裏遊蕩,很多人還嘗試著合作創作原創歌曲,而我的《朔風飛揚》等原創歌曲就是在這種氛圍下創作的。

由于本人一直研究企業集成管理管理及信息化,因而當年在企業協同辦公、企業電子商務、企業産業鏈協同、企業間ERP系統對接、EDI理念及技術等方面也做了不少研究工作。當時,我還曾經把“網絡聊天室”的形式運用到企業異地網絡會議系統方面。

2009年5月31日,我經過申請注冊在互聯網上開通了UC“和諧平朔”視頻聊天室,爲平朔公司副總經理陸倫等相關人員申請了UC號、培訓了該視頻會議室的管理及使用方法,並下發了《關于“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啓用的通知》。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平朔東露天等基建項目進入了大規模建設的關鍵時期,而這些項目的招標公司、設計單位、施工單位、監理單位、檔案管理、業主單位(平朔)經常需要異地開會討論設計及建設方案(展示PPT演示文稿、圖紙等),並協調解決項目推進建設出現的協同問題。這些會議的隨意性、階段性決定了我們不可能專門爲此在各不確定的單位都協同建立一套大型視頻會議系統,對于中煤集團內部單位也不可能隨意頻繁地麻煩中煤集團信息中心去運用中煤集團的內部會議系統。

爲此,我就充分利用互聯網上的一些公共資源(如:免費或租費很少的視頻聊天室)來臨時解決企業的實際問題,就在UC上申請注冊了“和諧平朔”以供基建項目各相關單位的遠程交流溝通使用,從而加強平朔公司與外地各合作單位(如:招標公司、設計院、施工、監理單位、檔案管理等)相關人員的異地多場合(辦公室、賓館、機場、家裏)隨時隨地交流溝通協調工作,同時也能方便公司內部各工業區相關人員隨時隨地的(不離開辦公座位、在家)的在網上工作交流,而不用爲一些小事情總聚在一起開會。當然,在一些小型會議上,我們也可以“和諧平朔”會議畫面投影到會議室的大屏幕上。

我在做好UC視頻會議室的准備工作後,就將相關事項通知給相關人員:

(1)“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暫時由信息中心負責運維管理,等應用成熟後信息中心將該視頻會議室的管理權交付給業務單位相關人員;

(2)凡是能通過固定有線、無線移動(WIFI等)登錄互聯網、並下載安裝有UC軟件的電腦,均可以直接連通到“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

(3)凡是在UC注冊申請有UC號碼的人員,均可以應用連通UC的電腦,通過事先約定的視頻會議室密碼進入“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並在房間裏排麥發言或者聆聽會議,請需要應用“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的人員自行申請UC號或者與信息中心相關人員聯系;

(4)如果需要使用“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請與信息中心UC視頻會議運維人員聯系,UC視頻會議室的使用方法其實很簡單(一學就會),也可以向有UC應用經驗的人學習。

另外,我還專門編制了《“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的具體使用辦法》,該文檔詳細介紹了“和諧平朔”UC視頻會議室參會人員的注冊申請、房間管理(房間進入密碼)、排麥發言、PPT演示文檔展示、抓屏展示、房間討論、即時通軟件(QQ)的具體應用方法。

在實際應用過程中,該視頻會議室的應用情況不太好,當時主要是一些管理業務人員不大願意改變交流方式及工作方式,不習慣用UC網絡視頻室開會。另外,在當時很多企業一味追求視頻會議形式及震撼效果、追求IT系統氣派的風氣下,因而我倡導的這種小巧便捷、隨時隨地可以自行分散開會的方式自然得不到一些當時某些管理業務人員的積極響應。當年“和諧平朔”聊天室雖然在平朔沒有全面應用起來,不過,該聊天室卻歪打正著——恰好成爲了我與業界ERP聊友們進行ERP專題研討及交流的最好平台。我與ERP聊友們應用了兩年以後,由于我後來不再續費,UC“和諧平朔”視頻會議室也就被UC平台自動注銷了。

後來,在移動互聯網應用飛速發展的形勢下,我還在釘釘辦公、企業微信、ERP/EAM功能的APP延伸方面做了一些倡導及推廣工作。但是由于種種原因,因而一些成熟免費的“To B”在企業總是不能有效地應用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23日,我與業界朋友籌備了多日的“致敬經典”企業信息化沙龍以“UC網絡聊天室+映客直播APP”模式如期正式舉辦了。當時,我根據其網絡音樂聊天室的娛樂經驗,在新浪UC聊天室的基礎上,除了UC沙龍主會場以外,還通過“音頻轉換接頭(20元)”將沙龍場景以手機直播的方式推送播出,極大地方便了持有手機客戶端的相關人員參加會議。

其實,在大力推廣“互聯網+”的期間,我一直在互聯網上尋找免費或花費很低的公共資源,來巧妙解決一些小微企業及自己的一些工作、生活及學習需求,這也是我多年來崇尚大道至簡、節儉之風的具體體現。

如果說當年非典疫情促進了To C應用的發展,那麽今年新冠疫情過後,企業的To B應用將會有持續大發展。因此,我希望企業用戶能因勢而上、順勢而爲,將更多的To B應用巧妙地融入企業,從而爲企業的運營及發展提供有利的信息化支撐。

(呂延斌 2020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