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確權可以止住大數據殺熟嗎?

你通過使用各種APP而産生的數據,是你自己的嗎?不是!

你有方法可以阻止各APP不肆意收集用戶數據嗎?沒有!

你有什麽辦法可以阻止平台進行大數據殺熟嗎?沒有!

你感到氣憤,你可以脫離各種APP而生活嗎?不能!

有過網上購物的朋友想必都有過這樣的體會,前兩天在百度搜索了新款swicth,過幾天打開抖音就會有同款遊戲機推薦,打開天貓也會有遊戲機及周邊産品的個性化推薦,如果有過類似體驗,請不要懷疑,你已經被大數據盯上了。

如果打開B站,經常會發現一些短視頻上方出現一些有意思的彈幕,如請大數據記住我”,意思是希望B站給自己多多推薦同類似的視頻,這看似是一種調侃和玩笑,實則是網民對平台的一種無奈的變相妥協。

甚至有些網友經曆過,同一份外賣,餐館相同,距離相同,會員比非會員的價格要高,這種現象也在網約車領域頻發。

這一切都是爲什麽?很簡單,平台在利用你的數據服務你!

數據確權可以止住大數據殺熟嗎?

隨著移動互聯網發展越來越精細化、精准化,大家對個人隱私數據保護的認知愈加提升,爲什麽用戶就不能自己掌握數據呢?用戶可以隨時收回自己的數據嗎?

目前對于數據交易領域,甚至在整個數據領域,擺在其發展道路上的第一阻礙因素就是數據確權。正因爲數據無法像實物資産一樣,擁有明晰的産權界限,所以數據才會被這樣肆意使用。

同時,大衆已經認同數據是一種資産,但並不能把它看作會計准則所定義的資産,企業會計准則規定,若一種資源被認定爲資産應具有三個條件:

1.由一個企業擁有或控制;

2.能夠用貨幣來計量;

3.能在未來産生經濟利益並流入該企業。

因此,數據既然是資産,就必須由某個企業控制。而控制權比所有權更容易確立,資産評估中界定資産的邊界是資産的控制權而非所有權。

那麽,如何證明具有控制權呢?

1.企業可以通過提供數據購買合同或者企業自身生成的證據來證明;

2.企業可以通過和被許可方之間約定數據資産的專有性質來維護控制權。

從消費者層面來看,以電商爲例,消費者授權平台采集用戶數據,進而用戶使用平台,大量的消費數據被平台掌握(此處平台有絕對控制權),電商平台事實上經常使用這些數據爲自己的業務服務(包括大數據殺熟)。這樣的數據資産由一方原始提供,另一方加工分析,對雙方都産生了價值增量作用,那麽其本質的控制權屬于誰呢?大概率屬于平台,但並不屬于企業會計准則下的資産屬性。

數據確權可以止住大數據殺熟嗎?

雖然平台有一百種理由證明各種類似于《使用某某平台用戶須知》等文件就代表消費者讓渡了控制權,但也不能對數據不分場景地肆意使用。去年,工信部通報下架90款侵害用戶權益APP,這些被下架和通報的APP的侵權行爲主要包括“違規收集個人信息”“超範圍收集個人信息”“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強制、頻繁、過度索取權限”“賬號注銷難”和“強制用戶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等。現實生活中,消費者常常因爲看不懂各類許可聲明和知情同意條例,而直接勾選同意選項,這無異于主動放棄了個人的隱私數據。

有政協委員就表示,對大數據權益的保護,首先必須明確其權屬,要加快數據確權,完善數據監管體系需加快完善對數據、數據權和信息、信息權的界定,建構數據法律核心術語體系,明確核心權力範疇,使整個數據法律體系內各個術語表述一致、完整和准確。

如今,我國已經出台了《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等多部針對數據的法律文件,從嚴管理數據,提高數據治理能力已經取得初步成效。隨著法律的不斷完善、治理能力不斷科學、企業數據使用逐步規範、公民數據隱私意識逐步增強,大數據殺熟等現象定會減少,數據控制權終有一天會回到消費者手中。

綜述

如今,各地紛紛啓動數據交易産業探索,興建數據交易場所,若數據實現高效交易,則前提是數據具備明確的權屬責任關系,如上海數交所提倡的理念”無場景不交易,不合規不交易“一樣,數據確權帶給交易産業的是明確性、穩定性與持久性。若權屬不清,供需各方手握數據不清不楚,最終將導致交易平台魚龍混雜,這是每個深耕産業的人士不願看到的。此次深圳也將探索個人信息保護與分享利用機制,相信在不久後,個人信息在立法的保障下,在創新模式的引領下會得到更加安全的防護與更有效、更科學地開發利用。

深耕數據交易,每天固定一篇深度原創,我們一起擁抱第一批行業紅利!

數據確權可以止住大數據殺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