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我不想變成“陽澄湖”……

無論是是否喜歡吃螃蟹的人,應該都聽說過“陽澄湖大閘蟹”的大名。每年一到吃螃蟹的季節,市場上到處都是“陽澄湖大閘蟹”。

可陽澄湖裏養的螃蟹就這麽多,遠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然後就有“聰明人”把別的地方的螃蟹,運到陽澄湖裏面“洗個澡”,然後搖身一變就變成了市場上的“陽澄湖大閘蟹”。而在國際貿易中,這種情況也是屢見不鮮。


越南:我不想變成“陽澄湖”……


“越南制造”還是“中國制造”?


前段時間,中國紡織産業向越南轉移的事情又回到了大家的視野中。尤其是2022年,越南放開了疫情管控,大量找不到投資方向的資金一股腦地往越南這個發展迅速的新興經濟體湧去,再疊加今年春季國內疫情,物流受到影響,紡織訂單大量往越南轉移。

不過隨著這兩年越南的發展,其租金、人工等成本也在不斷增長,成本上面對中國已經沒有了絕對優勢,其最大的優勢實際上已經變成了關稅。尤其是美國向中國加征關稅之後,這方面的對比就更明顯了。

可越南的受教育人口就這麽多,地方就這麽大,紡織水平發展也要講基本規律,不可能“一口氣吃個胖子”,有些訂單做不了就是做不了,只能中國做。

然而西方國家長期在宣傳中就妖魔化中國,從新疆棉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經常搞些莫須有的東西來抹黑中國,因此西方民衆在情感上更加偏愛越南貨一點,越南的關稅也更便宜。可越南産能有限,有些東西産不了,只能從中國進口,而有些東西則是在中國産比在越南生産更便宜。

但是中國的東西關稅重啊,就像所謂的“陽澄湖大閘蟹”一樣,有些中國的紡織品,運到越南貼個標,就變成了“made in Vietnam”了,把關稅給繞過去了。


“知易行難”的原産地規則

當然,這種事情做的人多了,西方那些政策制定者肯定不高興啊。政策沒制定前買的是中國産品,政策制定後買的還是中國産品,那政策不是白制定了嗎?


越南:我不想變成“陽澄湖”……


因此爲了遏制這種現象,制定了“原産地規則”,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事情從古到今屢見不鮮,涉及到每年幾百上千億的貿易額,中間的利益足夠讓人浮想聯翩,畢竟是在逆經濟規律辦事。

最近的光伏也是這樣,明明是美國發布規劃說要進口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光伏,結果則是A股上國産光伏股票全線大漲。

不過越南政府也知道這樣不行,畢竟雖然能截留一部分收入,但自身的生産水平沒有得到實質性發展,還會影響未來優惠關稅條約的簽訂。因此越南政府在近幾年內一直加強措施,嚴厲打擊原産地欺詐和非法轉口貿易行爲,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工貿部已同有關部委、協會和企業配合,處理超過200起由國外發起並針對越南出口商品的調查案件。


越南:我不想變成“陽澄湖”……


不過想要遏制這種行爲,是與既得利益者對著幹,需要政府強大的決心與執政能力,越南最終的結果還難知曉。


俄羅斯油?不,是印度油


讓人更大跌眼鏡的是現在的石油,最近原油價格一路走高,現在已經超過了120美金,美國大型投資機構甚至判斷今年三季度國際油價會來到150美元/桶。

高漲的油價帶動了PX、PTA、滌絲這些産品的走高,紡織企業苦不堪言。俄烏戰爭使得歐洲國家對俄羅斯能源出口進行限制,造成原油供應緊張則是原油大漲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但歐洲國家進口俄羅斯的油少了,俄羅斯的油就沒地方賣了嗎?當然不是,據統計,在俄烏戰爭開始以後,印度進口的原油量是之前的九倍,怎麽想印度的原油消耗量也不可能一下子提升那麽多。歐洲那麽多化工廠、汽車都需要油,也總要找地方找補回來,就開始從印度進口。

俄羅斯出口印度的價格據說只有70美金,然後一轉手的印度油就變成了現在的120美金。後來歐洲也出台了限制措施,表示出口的油至少有50%的含量要是本土生産的,然後印度就把從俄羅斯買來的油進行勾兌,然後再出口,就符合了相關規定,這也已經變成了公開的秘密。

最後,歐洲制裁了俄羅斯,俄羅斯賣出了油,印度賺到了錢,可以說是“三贏”。

因爲種種原因,中國及一些國家在國際貿易中常常處于被打壓的狀態,但是再怎麽打壓,也不能徹底違反經濟規律,否則就容易發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