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窮小子18歲來中國打工,從流水線工人到董事長,只用了5年

印度窮小夥18歲來到中國進入流水線,每月只賺250元,到了23歲他就成爲了一家工廠的董事長,這幾年間他到底在中國做了什麽呢?

印度窮小子18歲來中國打工,從流水線工人到董事長,只用了5年

這個小夥名叫克瑞頓,來自印度最富庶的古吉拉特邦,當同齡人都踏進大學校門的時候,年僅18歲的他卻因爲貧窮的家庭條件被迫離開了校園。克瑞頓來到中國打工,起初只是一家服裝工廠的質檢員,他本以爲自己賺到的錢可以補貼家庭,沒想到初來中國的6個月,他連一頓正經的飯都沒吃上。

克瑞頓是一名印度教徒需要吃素,可當時的他對中文的掌握並不熟練,根本無法通過交流告訴別人自己的需求,即便是炒青菜,他也難以辨認使用的是否是動物油,整整半年克瑞頓只吃饅頭和鹹鹽。他每個月的工資有250元,基本都寄回了家裏,可這完全不能解決家裏的經濟窘迫,他明白自己必須要做出改變,才能賺到更多錢,很快他就等來了自己的機會。

多數印度工人都是散漫不負責任的,克瑞頓卻與他們不同,對工作十分認真。幾個印度同事在工作上出現失誤給工廠造成了損失,克瑞頓第一時間就分析原因彙報給老板,經此事後 他被提拔成領班,工資漲到了1500元,同時也被幾個印度同事排斥孤立。他並不在意所謂家鄉同伴的看法,一個要走向成功的人注定是孤獨的,抓住每一個升職機會便是克瑞頓的工作准則,他也爲每一個機會的到來做了十足的准備。

很多人都將他稱爲開挂王子,做領班半年後克瑞頓發揮了自己上學時的數學才能,在發現服裝廠會計的一次工作失誤並指出來後,他從基層的工人晉升成了公司的會計經理,工資也水漲船高漲到3000元。克瑞頓稱,自己總是能夠靠第六感覺察出同事的失職,而後主動出擊將機會把握在自己手裏。

3年時間,克瑞頓將自己賺的錢全部寄回家裏,給姐姐准備了一份豐厚的嫁妝,還供弟弟上了大學,彌補自己未能完成的心願。而他自己,在包吃包住的服裝廠生活沒有花過一分錢,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他從不出去玩,因爲出門就有花錢的可能。

克瑞頓榮升爲公司分區經理後業務便繁忙起來,一天他接到一個來自印度的電話,電話那頭的人說著親切的印度話,聲音卻十分陌生。後來他才知道那是姐姐丈夫的父親,他認識一個鋼鐵廠的老板想要在中國成立公司,急需一個可靠的負責人,這對于克瑞頓來說是人生重要的轉折點,更是一個難以做出的選擇。

那時的他已經在服裝廠工作3年半,事業處于上升期,而他對鋼鐵行業一無所知,貿然跳槽 無異于放棄了現在所擁有的安穩的一切。克瑞頓相信自己的好運還沒有花光,內心神奇的第六感驅使他伸出雙手擁抱了這個機會。

克瑞頓成爲鋼鐵廠的董事長後,發現鋼鐵行業和服裝行業有巨大差距,他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題。當時鋼鐵廠的總經理張平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幫助,張平比克瑞頓年長20幾歲,雖然職位比克瑞頓低,但在鋼鐵行業的經驗卻遠超這個年僅23歲的董事長。

克瑞頓並沒有居高自傲,反而十分虛心地向張平學習,並願意將手中的權利放出去,正是這份信任讓鋼鐵廠走上了正軌。剛開始克瑞頓對張平的話言聽計從,後來卻感受到了一種不公,他希望自己才是這家公司最大的決策者,兩人因爲一個方案爆發了沖突,一度鬧到水火不容的地步,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情,徹底磨平了克瑞頓的銳氣。

兩人一起去合作工廠驗貨,克瑞頓發現産品質量並未達到標准,便要求退貨,不料合作方卻十分不滿,他們在制作産品的時候投入了大量成本,不願蒙受損失,他們直指克瑞頓在故意找茬,雙方由此爆發沖突。合作方竟直接將克瑞頓和張平關進了一間庫房,當時克瑞頓便嚇得沒了主張,小小年紀的他哪裏經曆過這樣的人情世故,好在張平足夠沉穩,一直在安撫他的心情,並與合作方談判,直到警察到來這個問題才算解決。

在這件事之後兩人的關系從緊張變爲親密,克瑞頓在工作上尊重張平,張平也在生活中對克瑞頓多有照顧,兩人齊心協力將工廠做到了産值上億。

2011年克瑞頓在中國舉行婚禮,張平代替他的父親出席,如今克瑞頓已經在中國紮根,妻兒住在豪華的房子裏,他給遠在印度的父親買了房子車子 ,並讓大學畢業的弟弟來工廠工作。在他的工廠裏有200多名工人,中國人多負責生産,印度員工則多負責檢驗,雙方經常會在工作上發生矛盾,克瑞頓卻從不因爲情面偏袒任何一方。

克瑞頓將自己的成功歸結爲運氣好三個字,但我們能夠從他的經曆中看出,他的成功和自身的努力有著脫不開的關系,一個人若是自己不上進不認真,不將心血撒在每一天,夢想的花便不會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