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作者|李好

編輯|钊



2020年萬維網之父蒂姆·伯纳斯·李在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表达了对当前互联网表失望的看法,他说“互联网的精神应该是去中心化的,但在一些公司已经把互联网当成了垄断联盟”。


最近,互聯網具有壟斷性人盡皆知,國內對阿裏罰款182億和對美團34.42億的反壟斷處罰時,微博不斷有人喊出“天下苦互聯網大廠久矣”。


在國內反壟斷法實行的同時,人們也開始密切討論如何才能回收互聯網大廠的權力,使其不能壟斷整個互聯網。


1月7日,美國聽證會上Bitfury Group首席執行官Brian Brook向在場的議員們科普了Web3.0的概念。


Brian Brook認爲,互聯網1.0時代用戶只可獲取信息,不能夠編輯信息,因此Web1.0的特點爲只讀。


Web2.0時代,用戶對于互聯網信息是可讀寫的,例如我們使用的微信公衆號、微博等,人人都可成爲創作者。


但這也衍生出一個問題,平台權力過大,用戶成爲一個個模糊不清可以被任意拿捏的單一數據存在。


甚至,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twitter發表對互聯網公司不利的言論後,twitter可直接封殺美國前總統在社交媒體上的賬戶。


Web2.0時代,用戶對于互聯網的在線身份,更像從中心化公司租借,因此賬戶容易受到黑客攻擊、操作、審查、丟失、封殺等風險。


在此基礎上,Brian Brook給出了Web3.0的定義:可讀寫、同時可擁有。


在Brian Brook進行了一番Web3.0的普及後,出席聽證會的議員中有人當衆喊出,必須保證Web3.0發生在美國。


Web3.0到底是什麽樣的時代?它爲什麽這麽重要?Web3.0是“萬能藥”嗎?


我們試圖以案例的形式讓大家理解這三個問題。



Web3.0引發新組織形式


在理解Web3.0之前,我們需要先明白近年來很火的一個概念DAO。


很少有人意識到,區塊鏈中的應用——Token(代幣),可能是近些年來最偉大的制度創新,它超越股份制,可能真正將互聯網由信息時代轉變爲價值時代。


前不久,幣圈發生了一件融資界離奇事件,在推特上一個名爲ConstitutionDAO的組織發表推特稱,將參與競拍蘇富比展出的1787年《美國憲法》正式版中其中一份,該憲法異常珍貴,全世界僅存13份,由于我們資金不足,因此只能采取衆籌的方式。


消息發布後,大量網友在推特上嘲諷,“想要競拍《美國憲法》需要拿到蘇富比的入場券,這場拍賣的入場券最少爲1000萬美元。”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ConstitutionDAO沒有資金卻有一腦子想法,在推特向推特網友喊話稱,自己現在想要衆籌競拍《美國憲法》,競拍結束後所有捐款人將可投票決定《美國憲法》的展覽路線,以及獲得此次展覽後具體分紅。


爲了保持自己說話的真實性,Constitution DAO領導人在Juicebos上推出了一個衆籌入口,並且利用區塊鏈技術將自己的權利“去中心化”。


網友在捐款後也將憑借捐款數量,獲得不同數量的憑證代幣“people”,此憑證是具有唯一性並不可篡改的代幣,它代表衆籌過後分紅的比例與投票權,也是參與過競拍《美國憲法》競拍唯一證明。


消息發出後,短短72小時有17000人參與捐款,共籌集資金超過4000萬美元,由于都是自主想要購買《美國憲法》,大部分投資者在宣傳與推廣此次捐款項目後自主扮演公關、營銷、網站開發等角色。


兩天後,隨著ConstitutionDAO轉發蘇富比拍賣美國憲法副本的新聞公告,並同時宣布參與此次拍賣和籌款,大量用戶蜂擁而至,來自近一百個DAO的成員通過在這條推文上發表評論和轉發,使這條推文病毒式傳播。


據奇偶派統計,除去前兩天的爆炸式增長,ConstitutionDAO每天籌集捐款大約 200 萬美元,截止蘇富比拍賣《美國憲法》時,籌款金額到達4700萬美元。


不過,受到萬衆矚目的ConstitutionDAO此次並未如願,來自芝加哥的首富ken Griffin以微弱優勢擊敗了ConstitutionDAO。


說來有趣,ConstitutionDAO失敗的重要原因正是它在籌款過程中公開透明,出價底線被競爭者摸清,隨後ConstitutionDAO向每位出資者進行了退款申請。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事情結束後,紐約時報、BBC對ConstitutionDAO組織進行了大肆報道,只是他們的報道並不在于蘇富比展示中《美國憲法》拍賣的輸贏,而是將聚光燈對焦在了ConstitutionDAO這個組織上。


紐約時報評價,“不到一周時間, 區塊鏈技術將17000位素未謀面的人聚集在一起,在共同努力下完成同一個目標,這太不可思議了”。


蘇富比也評價稱,“我們對藝術品籌款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達到4000萬的資金,而ConstitutionDAO卻僅僅用了一周”。


就連ConstitutionDAO的創始人也在推特上說,“我們衆籌購買《美國憲法》的項目失敗了,但我覺得這沒關系,我們已經創造了曆史,沒有一家自治組織能夠在短短一周時間裏籌集到4700萬美元,我們利用區塊鏈技術第一次做到了自治組織大額融資,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來自于一個拍賣《美國憲法》的想法”。


無獨有偶,在ConstitutionDAO自治組織發布衆籌之前,一個名爲“Krause House DAO”的“去中心化”組織在Opensea上發行NFT,目標是籌款1000個ETH(折合人民幣2400萬元),去購買一只NBA球隊。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雖然2400萬元現在還達不到NBA球形一年的夥食費與日常開銷,但這個項目展開後自治組織籌款速度驚人,僅一天時間便籌款400枚ETH,折合人民幣近1000萬元。


DAO到底是什麽?爲什麽區塊鏈中會演化成DAO這個概念?


2008年隨著第一枚比特幣的出現,區塊鏈這個概念被代入人們的眼中,這是人類曆史上第一次不依靠人力,完全靠機器自主的算力達成的第一筆交易。


2011年,ETH出現在人們視野中,他像是比特幣的改良版,ETH完全靠代碼自主運行,可以理解爲一種電子合同,合同中條約信息完全靠代碼決定而非人類,ETH創始人還給它取了個響亮的名字——智能合約。


DAO自治組織便是一群不依靠人力,完全靠智能合約完成衆籌的組織,在衆籌時人們依靠計算機代碼將組織領頭人“去中心化”,讓組織的動向依靠投票決定。


以拍賣《美國憲法》的ConstitutionDAO爲例,在ConstitutionDAO拍賣之前,在推特上告知網民,自己將把捐款地址放入類似“區塊鏈保險箱”的賬戶中,如果自己想要動這筆錢,需要最少9個領導者同時簽上他們的姓名。


其次,在整個移動賬戶資金與簽名的過程中,所有數據均可在ETH浏覽器中查看,全球的網民只要能夠登上美國網絡的人,都可以實時查看這筆錢的網絡動向,人們可以完全信任代碼網絡。


這筆錢就相當于一個全世界都能看到的銀行賬戶,他的每一筆交易記錄都清楚地記錄在區塊鏈上。


由于ConstitutionDAO並沒有拍賣成功,我們並不能看到《美國憲法》捐款所獲得的People(代幣)在實際投票中的表現。


但我們可以舉個例子,例如奇偶派在《美國憲法》捐款時投入了100萬美元,我們按照衆籌款項4700萬美元計算,奇偶派在《美國憲法》中的投票權爲47分之一。


若當《美國憲法》在投票展覽時到底去“華盛頓”展覽,還是去“西雅圖”展覽上,奇偶派都手握47分之一的話語權。


並且《美國憲法》在經過展覽後,回收門票若爲1000萬美元,奇偶派也可從中獲得47分之一的收益。


ConstitutionDAO利用區塊鏈技術,獲得了17000人的信任與籌資款項,在拍賣途中也只需要一個人便可完成80%的工序。如今看來,DAO這個新概念依然具有無法想象的潛力。


ConstitutionDAO在完成這一壯舉後,大量交易所上線了《美國憲法》的拍賣憑證以記錄這一曆史性事件,並把它成爲Web3.0的開端——完全可信任的自治組織形式。


不過,Web3.0真的到來了嗎?推特創始人多傑西做了一款實驗證明,現在只是在WEB2.0與Web3.0的過度階段,Web3.0依然只是概念。


依然可被封殺的Web3.0


前段時間,NFT這個概念火遍了娛樂圈。前有林俊傑在Opensea花50萬購買NFT資産“加密猴”來布置自己的MANA土地空間,後有周傑倫INS站台“加密熊”,將數字藏品NFT話題徹底引爆。


Opensea是一款數字藏品NFT交易平台,用戶可以在此平台創建和交易NFT,其中數字藏品可以是你的自拍,可以是你的畫作,甚至可以是你的QQ頭像。


今年7月僅一個月是時間,Opensea在數字藏品NFT的脈脈中,交易額達3.5億美元。Opensea在發布消息後,區塊鏈投資團隊A16z對Opensea領投一億美元,此後Opensea還傳出近期可能上市納斯達克的消息。


而Opensea也被市場稱爲Web3.0的原生應用,因爲Opensea在注冊過程中除了使用郵箱、電話號登錄外,區塊鏈錢包也可以直接登錄Opensea。


使用區塊鏈錢包登錄被成爲Web3.0的原因在于,錢包登錄所有資産可儲存在錢包中,而不用將數字資産儲存在官方服務器中。這樣即使平台倒閉,記得錢包賬戶密碼也依然可以找回自己的數字資産和NFT。


不過Moxie 創始人並不相信Opensea是Web3.0的應用。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Moxie 在Opensea上創建了一個NFT,並故意對NFT中的代碼進行編程,使其在不同平台上看起來的圖案不同。(取決于網站IP)


最初在Moxie在Opensea上架這款NFT後,在自己的錢包中與Opensea中都可以看到這款NFT的圖像。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不過一周後,Opensea官方聲稱將下架Moxie的NFT,聲稱Moxie違反了他們的服務條款。


雖然Opensea聲稱從官網下架了Moxie的NFT,但Moxie依然可以在錢包中看到自己的NFT,只是在Opensea中被永久下架,此平台不能夠在買賣Moxie的NFT了。


這就好比我們寫文章時,微博在客戶端行把我們的言論刪除,但在本地記錄與草稿中都還是有我們發言的觀點。


Moxie 深入研究後發現,他使用的錢包應用程序並沒有真正顯示他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賬戶內容。相反,他的錢包應用程序依賴于一個 API 來檢查哪些 NFT 與哪個區塊鏈賬戶有關,而這個 API 正是 OpenSea API。


Moxie方面表示,“這種感覺就像 Web 2.0 的重現。一個強大的平台在未經用戶同意的情況下,成功地沒收/刪除了他賬戶中的數據和資産”。


不過,發生在 Moxie 身上的事情與 Web 2.0 平台決定刪除用戶文件或列表時發生的事情之間有一個本質的區別。


如果 Moxie 使用一個不同的應用程序,直接在區塊鏈上檢查他的 NFT 的狀態,那麽他可以看到 NFT 仍然存在。若Moxie換個平台,新平台一樣會顯示他的變幻NFT,只是在Opensea由于管理員的阻止,Moxie的NFT才不被顯現。


通過Moxie的實驗我們可以知道,Web3.0還只是在實驗中並沒有到來,而現在的情形更像是Web2.5的過渡期。


Web3.0在應用端,區塊鏈錢包、defi、去中心化交易所、智能合約等Web3.0應用在區塊鏈中蓬勃發展。


但在現實社會中,人們因要求生活的便捷性,以及對互聯網大廠的路徑依賴,大多數人都選擇對Web2.0的妥協。


若一定要說當前互聯網處在什麽時代,Web2.5可能是最好的形容。

Web3.0是價值互聯網?


互聯網也許是本世紀最重要的發明。在過去的二十年裏,它改變了社會中信息流的基本性質:媒體、政治、新聞、教育、社會互動等等。然而,即使經濟活動越來越多地從現實轉向網絡,我們的在線身份仍然缺乏真正的所有權,仍然在平台內被隨意查看。


區塊鏈是一台特殊計算機,任何人都可以訪問,無人可以擁有。在我們的思考中,Web3.0的是互聯網基于區塊鏈技術所設計的新一代價值互聯網。


而鏈接互聯網與現實之間的距離便是TOKEN(代幣),TOKEN對于用戶就像是代碼與計算機的配置——他們一種是人對電腦的編程方案,一種是社會對人之間的激勵方案。


2008年比特幣誕生之初,誰也沒有想到簡單的通過代幣鏈接用戶的方案在全球範圍內會引起巨大的震動。後來,比特幣、以太坊的成功證明,通過代幣、憑證給予人激勵措施是簡單可行的。


72小時籌集4000萬美元,Web3.0到底是什麽?


人們越來越有感知的是,爲同一個夢想發布代幣並形成自治組織,利用人性的弱點“金錢激勵”“欲望的貪婪”“渴望機遇”“害怕失去”等情緒,會影響人類對整個項目的貢獻程度。


作爲正常人,人類本身基因中就設定了尋找更多經濟回報,將事件公開透明等基因。


例如在第一個案例中,ConstitutionDAO使用區塊鏈功能將17000人聚攏在一起,同時完成一個目標,短短一周時間籌款4700萬美元。


甚至在達成目標時,用戶會自發的組成公關、營銷、市場等自治人員,以加快實現目標的速度。


在這個事件中,將大家衆籌聯系在一起的是捐款所用的代幣people,這是區塊鏈中極爲重要的一環。


ConstitutionDAO捐款中所發售的“people”憑證將整個組織化爲去中心化,沒有核心領頭人的“分布式利益共同體”。


數以千萬基計的人們由于分紅、金錢、榮譽自發走在一起,朝著同一目標前進,最終的動力在于讓自己手中的TOKEN獲得成功,價值上升。


除此之外,Web2.0的創建也並沒有對人們提供一個原生身份,正因如此我們才需要在每個網站都注冊一個賬戶,並把自己的關鍵信息儲存在平台服務器中。


如果是在早期,賬號密碼的形式可能正合適,但國內目前有著數十億網民,用戶名和密碼不再是互聯網中的安全模式,並且在互聯網上每個人至少需要50個密碼左右,來管理自己的軟件,軟件間還互相形成數據孤島,導致用戶體驗明顯下降。


Web3.0就是想要解決身份原生的問題,在第二案例中Moxie雖然在Opensea中創建數字藏品NFT被下架,但只要Moxie去其他NFT平台,就能夠找到丟失的NFT並上架另一個平台。


並且Moxie不需要在其他網站注冊成爲用戶,只用掃描區塊鏈錢包便可進入網站。在Web3.0中所有身份都是互聯互通的,除了需要錢包授權,其他應用均可以不授權進入。


在傳統企業亞馬遜中,高層可以決定誰可以從他們的數據庫中讀取和寫入,以及誰可以看到其中的哪部分,並且他們可以單獨更改此數據庫。事實證明,這也是亞馬遜在世界範圍內的權力來源。


Web3.0像是社區在互聯網身份中一次獨立思考,在這次思考中區塊鏈、數字資産、去中心化金融、智能合約、去中心化組織和身份互聯,這些區塊鏈工具成爲了人類共同協作的新形勢。


不過,Web3.0的範疇和內涵遠不止于這些,它包含了區塊鏈中所衍生出來的這些應用,並組成一個新的互聯網協作方式。


其互聯網平台的特點包括,區塊鏈中的讀、寫、擁有信息,成爲價值互聯網的貨幣層,不需要互聯網平台身份驗證,對銷售身份數據做出反擊,發展新的激勵模式,使合作便的簡單。


不過現在,Web3.0還處于過渡階段,在Web2.0時代的巨頭的聯合下,第三代互聯網還未有出頭之日。


寫在最後


電影《黑天鵝》裏有一段話,“曆史,是跳躍著前進的,它總在我們不經意間跳上我們無法想象的斷層”。


Web3.0到底是什麽?從目前區塊鏈的發展來看很難有人說的清楚。


但每當曆史進程受到阻礙時,總會有一大堆概念冒出來推著社會的進程向前發展,互聯網的出現是這樣,區塊鏈的出現也是這樣。


ConstitutionDAO的出現,看似是互聯網世界中的一場鬧劇,其實可能已經在慢慢潛移默化地將同一個理想自治社區的概念刻入人心。


Moxie的實驗說明Web3.0還處于發展階段,整個過程中個人身份與錢包依然可被互聯網大廠所抹除。


現在Web3.0依然在不成熟階段,但Web3.0可能會成爲打破互聯網集權時代的一把利斧。


是時候建立一個更好的互聯網了,這是加密基金風投A16Z最近在Web3.0投資總結中的結尾。


或許也是互聯網時代即將進入新一代價值網絡的一生呐喊。



參考資料:

虎嗅《連老奶奶都來問的DAO到底是什麽?》

星球日報《關于WEB3的觀點論戰,誰動了我的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