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作爲郭德綱最早一批的弟子,闫雲達曾被衆多徒弟們稱爲大師兄,他與何雲偉之間到底誰是大弟子的爭論這麽多年來仍沒停止過,不過如今這些事情已經顯得不太那麽重要了,畢竟兩人都已經是德雲社的“舊人”了。

從面相上來,闫雲達確實已經不那麽年輕了,其實他只不過小郭德綱八歲而已,這在相聲師徒這層關系上講算年齡差距算是非常小的。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1994年的時候,13歲的闫雲達拜了21歲的郭德綱,兩個人著實都不是一般人,一個真敢拜,一個真敢收,大概從那時候開始,郭德綱就已經展露出自己與衆不同的一面了。

這個時候離後來德雲社興盛還有十年呢,可見在這十年當中闫雲達也不可能跟著郭德綱享上福,那十年大概是郭德綱最難的十年,他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而闫雲達在郭德綱這最困難的十來年裏是缺席的,他因爲種種原因沒能和郭德綱共患難,但卻因爲後來德雲社大紅大紫而回到郭德綱身邊。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那些年郭德綱也曾回天津老家找過闫雲達,但一直未有下落,再次見面的時候闫雲達是以某酒店大堂經理的身份回到他身邊的。

那時候的闫雲達長時間遠離相聲,遠離曲藝,學到的本領也都丟得差不多了,但郭德綱對自己這位小徒兒還是疼愛有加的,並給了他大師兄的名分。另外一位當過大師兄的徒弟是何雲偉,從天賦和基本功上來講,闫雲達跟何雲偉幾乎沒法比,盡管郭德綱念舊情,但對何雲偉的關愛明顯多于闫雲達,尤其是在05年到09年,老郭不遺余力的力捧何雲偉,別說闫雲達了,就是曹雲金看著都眼饞。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相比之前何雲偉與曹雲金退社事件的轟轟烈烈,闫雲達退社沒刮起太大的風,如此低調的退社實際上也是對于老東家的成全,畢竟有那麽一段時間德雲社和郭德綱確實開始備受爭議,尤其是在曹雲金博客發文與郭德綱互揭老底之後,郭德綱之前的形象確實也是受到了一部分人的質疑。

然而還算厚道的闫雲達沒有選擇落井下石,他確實也幫了老郭不少忙。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不管當年如何一頭磕到地,如今的闫雲達還是走了,恢複了自己原有的名字“闫宗海”,把“雲”字還給了德雲社。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郭德綱這些年也沒少成長,畢竟吃過這方面的虧,如今他做事之前思考的更多了,他和闫雲達極其默契,對于自己的大徒弟出走一事他沒有發表任何聲音,全當沒有這件事一樣,日子照常過。

從闫雲達之前退社的聲明上看,他還是帶著一肚子委屈的,亦或者說是帶著一身的怨氣的,而郭德綱沒有對自己的大徒弟退社有著只言片語的表達也耐人尋味,至少從郭德綱的角度來講,這基本屬于“家醜不可外揚”,既然闫雲達沒有選擇大張旗鼓的出走,自己也就低調處理了這件事,把這個本來驚天動地的大新聞淡化了。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或許和當年如日中天的何雲偉、曹雲金相比,闫雲達的體量實在太小,與整個德雲社爲敵確實是“螞蟻絆大象”。2010年何雲偉、曹雲金可以算是羽翼豐滿,特別是何雲偉,他和北京台已經形成了長期的合作,也積攢了不少屬于自己的觀衆群體,他敢于和德雲社公開叫板也是有十足底氣的。而曹雲金退社之前也已經開始把自己的工作重心轉向影視界,相聲這一灘子渾水顯然他也是不想再趟了。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跟“何曹”二人相比,闫雲達顯然不具備他們這樣的條件,闫雲達當年辭去自己的酒店大堂經理職位,全心全意跟著郭德綱“守江山”,說白了,以闫雲達的能力來講,擎著德雲社這塊大招牌他餓不死,但也撐不著,離開德雲社他更是沒有更好的出路,所以跟德雲社徹底鬧翻臉並不符合闫雲達的利益。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或者我們還可以說,闫雲達和曹雲金、何雲偉等人最大的區別在于他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或是懂得感恩的人,德雲社不是幫派,只是一個相聲班,一個私人企業,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常有人來人往,過的不舒心您就走人,何必和自己一頭磕到地的師父鬧到老死不相往來呢。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當然,闫雲達退社之後的影響固然會持續很久,並且以郭德綱的爲人來看,他向來嫉惡如仇,睚眦必報,說邪乎點他就是有點“小心眼兒”,他並沒有自己宣稱的那樣大度,他嘴上常說徒弟們有一天回來叫我一聲師父我仍然能夠既往不咎,但實際的做法卻是大張旗鼓的把出走的徒弟除名,以正視聽。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闫雲達這邊無論話說得多好聽也不可能贏得郭德綱的原諒,畢竟退社這個行爲早已說明了一個人的態度,用任何的語言都無法修複兩人之間的裂痕。

但全天下不可能都圍著一個郭德綱轉,固然你是天地間最能呼風喚雨的相聲大腕兒,但別人總有不喜歡你的權力,何況郭德綱自身也是有著明顯的缺點,他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愛他,包括他的大徒弟闫雲達。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然而無論你怎樣討厭他,你無法接受他的處理事情的方式,你厭惡他的爲人,你討厭如今德雲社定下規矩,這都沒有問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如今這個社會誰離了誰都吃飯,自己的夢自己做,不看別人臉色賺錢更踏實,更潇灑,就像闫雲達自己說的:“終歸還是自己的名字寫著順手。”

退社的“大師兄”闫雲達,他該如何處理和師父郭德綱的關系?

你可以不靠郭德綱混出個名堂給大夥看看,讓大家明白闫宗海(原名)不靠德雲社也能混出個人樣。這都沒有問題,但所有那些喜歡過闫雲達的聽衆只希望他能夠忘記那些自己與師父的恩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放在師徒關系當中也說得通,畢竟一日爲師終身爲父,說到底師徒一場不容易,既然當初選擇一頭磕到地了,那就無怨無悔吧,今後再拜師的時候別再那麽沖動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