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封神演義》開篇就說纣王去女娲宮進香的事,這本是一件小事,最終又不再是一件小事。細究起來,這件事的背後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把它放在開篇裏,也確實很恰當。下面就這個“導火索”級別的小事,一起聊上一聊,掰扯掰扯。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事情是這樣的。女娲要過生日了,大家都忙著爲她刷禮物送祝福。朝歌城裏更加熱鬧不凡。女娲是朝歌的守護神,這裏自然要做一個最大的蛋糕。

佳節已至,商容丞相也是一臉興奮,跑去跟纣王說,大王呀,咱們洗漱一下,趕緊出發去女娲宮,給女娲娘娘上柱頭香,一起祝她生日快樂!

纣王一愣,女娲娘娘是誰,她有何本事,爲啥要讓本王去給她上香?商容聽了纣王的無腦三問,憋住氣憤,耐心地解釋了一下。說,女娲是上古正神,有補天之能,造人之功,也是我們成湯江山的福神。

一聽說“造人”,纣王就來了興致。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他的性感虎皮裙,帶上王冠,披上紅披風,騷氣十足的就要出發。商容以爲纣王端正心態了,殊不知是更歪了。

纣王帶著他的儀仗隊,浩浩蕩蕩,來到女娲宮。纣王進去一看,有些小失望,這女娲宮裏的裝潢很簡陋,兩個瑜伽球在那晃來晃去,不知道是幾個意思。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剛上完香,纣王就急著想離開。卻在不經意間,看到了女娲娘娘的一比一蠟像真容,這一下了不得了。纣王覺得自己完全被那絕世容顔電到了,滿腦子都是造人的想象。

商容比幹黃飛虎等大臣,那也是過來人,一看纣王那副嘴臉,哈喇子都快流到腳跟了,立即知道他已經jc上腦。商容怕出事,急忙催促纣王回宮。

纣王哪裏聽得進去。一擺手,等一等,看我的!纣王詩興大發,也有了題字的沖動,立即拔出佩劍,在牆壁的最顯眼處,镌刻了幾行甲骨文。

經專家翻譯,這幾行甲骨文的大致意思是,纣王對女娲的崇拜之情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只不過有些不太含蓄,連“取回長樂侍君王”這麽直白不要臉的話都說出來了。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商容一看,這不是胡鬧嗎?于是就暗示纣王,這麽做不合適,還是把這些詩詞刮掉吧!亵渎了女娲娘娘,別說上天報應,就是老百姓也會戳脊梁骨。

纣王心裏很煩商容,這老頭太掃興了。他哼了一聲,氣憤憤地就走了。商容心裏一咯噔,得罪了這位小爺,看來自己的仕途要玩完了!商容已經碰了釘子,比幹黃飛虎等自然也不敢再去自討沒趣。

就這麽,因爲纣王的怒哼一聲,他的“傑作”就留了下來,沒人敢再有異議。而這也就讓外出歸來的女娲娘娘看了個正著。女娲也是懂甲骨文的,看罷立即大怒,要顯一顯神通,給纣王個好看。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纣王在女娲宮裏,衆目睽睽之下,荒唐了一把,確實不應該。在那麽神聖莊嚴的地方,你就是在心裏龌龊一下,也是不敬,更何況在牆壁上留下作死的詩句呢?

按理說,女娲是神仙,級別又很高,要想懲戒纣王這個凡人,也根本用不著自己去跑一趟。但是她畢竟親自出馬了,這裏面就透露出一種不尋常。其實說到底,纣王也是她女娲的自己人。

有道是,欲不可縱,縱欲成災。纣王就是越來越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更深層一點來看,纣王就像登基之後的隋炀帝一樣,突然不裝了,現在可以隨便蹦迪了,該好好享受了,要過無拘無束的享樂生活。

所以,纣王變得越來越“獨夫”,天下我最大,以至于不把女娲放在眼裏。殷商有這樣一位君王,那就離倒閉不遠了。但是,殷商真的倒閉了,女娲娘娘也未必樂意。

女娲娘娘是殷商的守護神,反過來,殷商也是女娲娘娘的小金庫,女娲宮裏的香火大部分都來源于殷商的供奉。如果沒有了殷商,那女娲娘娘的生日蛋糕一定會小不少。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既然纣王不是小金庫的合格管理員,那麽把他拿下也就是了。換一個人上。女娲說要懲戒纣王,多半也是這個意思。爲了不冤枉纣王,女娲才親自出馬。出于慎重,她要親自去考察一番。

就在女娲要對纣王下手的時候,看到了兩團紅光,那是纣王的兩個兒子的頭頂發出來的。這是一種警示。女娲不得不爲之而掐指一算。

經過反複確認,女娲得知真相後,心裏挺不是滋味的。這不僅僅是因爲她不能立即懲戒纣王,更是因爲她的小金庫即將保不住了。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推陳出新,無處不在,這是天意如此。朝廷內,商容是三世老臣,早該退休了,黃飛虎比幹等把他捧成“出頭鳥”,爲的就是推陳出新。再說殷商天下。纣王的使命就是把殷商的家底兒敗光,殷商滅亡,然後西周崛起。

人間的興衰更替,也不僅僅是人間的事兒。這背後看不見的手,其實正是天上的神仙,正是那個封神榜計劃。扶周滅商,這是封神榜的主旋律,這麽搞,也是踢翻了女娲的小金庫。女娲無疑是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

女娲娘娘是上古正神,但是其權力和地位已經在式微,正像這殷商的氣運。所以,她對封神榜計劃的態度也很微妙。

仙界也著急著在推陳出新。女娲的兩位大哥伏羲和神農已經處于下野狀態。昊天大帝已經在緊鑼密鼓地組建天庭,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也即將就位。

以後,上古正神只能靠邊兒站了。新人要出頭,老人壓不住,也只能選擇捧,否則以後恐怕連養老錢都沒有了。基于此,女娲娘娘後面的操作也就可以理解了。

女娲娘娘知道是不能立即殺掉纣王的,這樣會惹得昊天不高興。回到女娲宮後,她也陷入了沉思。自己總得做些什麽吧,而最需要做的那就是與殷商立即劃清界線。

怎麽做的呢?女娲娘娘用招妖幡招來了一大群妖怪,其實她只需要軒轅墳三妖,之所以會這麽大搞一下,只是爲了驗證一下自己的權威。以後也不知道能不能這麽威風了!有些小傷感。

被邊緣化的上古正神,封神榜計劃的受害者,女娲的蛋糕變小了

女娲讓軒轅墳三妖領受密旨,暗中行事,以禍亂殷商天下。這是強行給自己弄一個助攻的成績。但是,後來的事實證明,這並不被昊天買賬。

天庭是不會給三妖留神位的。就是連跟女娲娘娘走得稍近的楊戬也被邊緣化了。女娲也實在是沒轍了,只好犧牲掉三妖,對于天庭事宜也再不插手。

伴隨著武王伐纣的進程,人間完成了推陳出新,仙界的推陳出新也告一段落。不過,昊天大帝並不是笑到最後的人,新成立的天庭也只不過是爲他人作嫁衣裳。這裏面具體是怎麽回事,下一期詳細再說。

【封神雜談 第01期】

(所有圖片均來源于網絡)

堅持原創,感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