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生花】

四天前從烏魯木齊出發,一路向庫爾勒,出發前是一場大雪,最早的專場計劃無限期延遲,此刻,我想到了“小雪怡情,大雪傷身”。特別是對于鐵路來說,戰場全是滯留車輛,也是最忙的時候。路過和碩縣時,只不過是鑽了一座山,進入時無風無雪,鑽出後是雪霧風,看不清遠處的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上的景色如同待放的花朵,開始進入冬季的曲目,減震仿佛失靈的大機並沒有把我的靈魂顛出肉體,我只是融入了遠處的山峰,期待著跨過某個山後一路生花,到達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