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帶你走進青島看世博園——植物園之應接不暇


四處走,到處看,各種植物應接不暇。

碧綠米仔蘭,常綠喬木,高可達十幾米;小枝暗灰色,有蒼黃色小皮孔,散生有蒼黃色的小皮孔。葉長,互生或近對生,長橢圓形或卵狀長橢圓形。眼前這兩棵碧綠米仔蘭,還不太高大,卻是相依相隨,相互守望,不知它們是卵生姐妹還不心心相印的夫妻?

酒瓶蘭,莖幹筆直,狀似酒瓶;莖皮呈灰白色或褐色;葉生于莖幹頂端,細長線狀,下垂,葉緣呈細鋸齒狀。老株表皮會龜裂,狀似龜甲。開花白色。左手的這株酒瓶蘭,最惹眼的是它繁茂葉,細長曲線下垂,幾乎遮蔽了莖幹,活脫脫一個長發女郎的模樣。

酒瓶椰,單幹,樹幹短,肥似酒瓶,樹高可達三米以上。羽狀複葉,長可達兩米多,小葉披針形,中脈和側脈凸起。葉柄淡紅色,沒有黃色的條紋。

酒瓶蘭和酒瓶椰莖幹相似,酒瓶狀是它們共同的特點,似乎都要“暢飲”才生長得快樂。然而它們的葉卻不同。酒瓶蘭的葉爲線狀曲折下垂,有妖娆態;酒瓶椰的葉爲針形,一柄柄葉組在莖幹上端“聳肩”狀翹起,向昂揚鬥士。

紅苞喜林芋,攀援植物,分枝節間淡紅色。鱗葉肉質,紅色,背面有兩條龍骨狀突起。葉柄腹面扁平,背面圓形。莖長葉闊,很像坦蕩無雜念的君子。

各種植物,或高大或短小,或闊葉或針葉,擡首仰觀,低頭俯視,遠望近看,皆有不同樹種映入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