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打卡百姓心中最美社區#“磨石莊村”位于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西側約60公裏處,這裏也是“322省道”去“九龍峽風景區”必經之地,這裏山高險峻、地勢險要,林深茂密群山環抱之地,平均海拔在1000米左右,也是翻越雄偉的太行山之地,是“太行山古驿道”之一,··········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因爲這裏位于“古驿道”處,東西過往的客商雲集,其建築風格各異,有彙集百家之長說,不過還是多以北方傳統建築爲主,今天就給大家介紹一個具有特色的院落,當時來到這個村落時只有欣喜,而忘記了這裏的“門牌號”,確實也是一大遺憾,······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這是位于“磨石莊村”東部的一個宅子,老百姓稱之爲:“四梁八柱”的傳統院落,門窗上皆有有明式規格的“五褔捧壽”的門窗存在,這或許是村落中曆史最早的建築之一吧,······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當然屋內的大梁依然有著明顯的明式建築風格的設置,或許這就是最不容易的事,也是見證曆史的最好依據············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當然在門頭上也有人留存著雙拱圈的石質副券,門頭上也留有“五褔捧壽”的花格柵,做工非常漂亮的“花格柵”依然保存完整·········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當然門扇也是使用“四拼”的兩扇門,這也看得出,當時的先民在建造該“院落”時的付出是多麽的巨大,這也是遵循了中國傳統的“財富觀”——站著的房子的展現··········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制作“五褔臨門”的“隔扇”是需要很多“工時”的,當然與日常的“普通隔扇”制作起來是“費工費時”的要多,在古代修建房屋時多以“管飯吃”爲主方式,僅有少許的“工錢”,其實“糧食”也是是需要很多錢財的,每個人每天也需要“吃”許多的飯的,故此,這在當時時修建房屋爲當時整個社會中最大的“四大難”之一……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在修建房屋時是需要很久的准備的,首先需要准備“備料”、修蓋的“樣式”、用工的人員,與“地基”的平整,都是需要提前准備的,在這個山區裏修建一個“院落”當然要比“平原”的麻煩的多,需要先“挖”山脊平整出所需要建造“院落”的面積,再說去涉及房屋的“樣式”,這都是需要根據“主家”人的“見識”與“財富”的根本,在這裏是通往“山陝大地”與“魯冀平原”的要塞,也是“太行八經”之一,其見識多廣,可是財富卻是關鍵,即使有較爲廣博的見識,沒有巨大的財富也是對于修建“宅子”來說也是枉然的,·······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處在“太行山古驿道”上,有可能有著巨大的“廣博”的見識,可是錢財是需要個人的辛苦勞作才能獲得的,許多人說:他們小時候就跟著“馬幫”趕著牲口去“走西口”,其沿途當然是有著很廣博的見識的,房屋的樣式、布局都在每個人的心中銘記著,可是“財富”確不是“常人”所能獲取的,故此,這就決定了一個人的一生的道路的選擇`··········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很多人估計已經不知道那個“黑不溜秋”的東西是什麽了,這是太行山沿線的特産——羊毛氈!是使用羊毛與豆油碾壓在一起的一種古老的生活必需品,具有防潮、隔熱、接風、放濕等多種用途,且有輕便、易攜帶、不占有地方等多種優勢··········


羊毛氈是采用羊毛制作而成,目前人類曆史記載中最古老的織品形式,曆史記錄可以回溯到至少西元前6500年,距今至少八千年的曆史,屬于非編織而成的織品形式,比紡織,針織等技術更早被人類所使用。毛兼具柔軟與強韌的特性,纖維彈性佳,觸感舒服,又具有良好的還原性。因爲羊毛氈制品折疊後,都能很快回複原狀,不易變形。加上其纖維結構可緊密糾結,其強韌的特性不需要透過針織,縫制等加工,可完全一體成型。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在上世紀年代時,就有人稱加工一個“1.2米寬1、8米廠的氈子就需要3元錢!”都是那錢是多麽的珍貴啊!這也說明了人們對“羊毛氈”的渴望,,人們在冬季鋪在“火炕”上可以隔熱。不至于感到“發燙”,當然要比“羊皮”好的多·····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許多家庭由于財富受限,根本就用不起這個“羊毛氈”,一說“XXX家光羊毛氈就五條!”看看這區別的巨大,就知道人民對“羊毛氈”在現實生活中的重要性了與”價值觀”········


當然木匠在山區在的作用是很大的,由于人們出行不便造成的人口流通交流不易,“木匠”在山區中的作用是非常大的,誰家修房蓋屋都是需要“木匠”的,給誰家“幫工”都是可以省去吃飯的,牆上挂著“鋸”驗證了這家人的“多才多藝”,原來的“家具”都是使用人工制作出來的,不是現在的“仿形車床”一作一批相同的樣式家具的出現··········


走進邢台市信都區將軍墓鎮,磨石莊村的古建築


當看到那家還有許多的“鐮刀把”存在時,我就想多說幾句,在山區的鐮刀是在行走時有著“披荊開路”的作用,現在的人們都不使用了,可是在古代時的人們是最普及、最常用的工具之一!在路上不僅僅可以割草餵羊、牛,還可以順便割一下“荊條”回家後編織一些諸如“籮筐”、“跨簍”、“糧囤”、“陀筐”的,而現在的人們都不在家中“存糧”了,這些都被淘汰,可是要知道那些“荊條”在沒有人修剪的情況下回長成樹的,造成阻擋人們的形成,並且沒有了牛羊的飼養,跟促使茅草成災,當然也是“火災”的隱患!這是最值得人們關注的問題,大量的茅草在沒有人清理修剪的情況下是會“瘋長”的,到了冬季大量的幹枯的茅草便成爲“火災”的隱患,這些年山區的火災時常發生或許這就是主要原因之一吧·······

來源/五方元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