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四川在線記者 李婷 攝影 向宇

古象牙,是動物硬組織中一種特殊的生物材料,主要由無機礦物碳羟磷灰石和有機纖維蛋白組成質地堅韌,色澤華貴,自古就深受人們喜愛,它常作爲特殊的裝飾和藝術雕刻材料,在古時還成爲地位和財富的象征。

古象牙能爲巴蜀乃至中國古地理、古氣候、古生 物、古環境以及礦物學、材料學、地質學、地球化學等研究提供極其重要的信息,但與此同時,古象牙保存也是公認的世界難題。

——節選自《中國文物科學研究》

《韓非子·解老》记载:“人希(通“稀”)见生象也,而得死象之骨,案其图以想其生也,故诸人之所以意想者,皆谓之象也。”战国时期北方人很难见到大象,只能看到大象死去的骸骨,想象着它到底有多大,有学者认为,这就是最初的“想象”一词的由来。

2021年3月15日,韓非子的時代已過去2000多年,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主持發掘,聯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等33家科研單位的考古人員赴三星堆遺址現場,三星堆新一輪考古發掘進入發布會前的最後清理階段,不少祭祀坑中發現了象牙和象牙制品。考古人員試圖最大程度保存它出土時的模樣,以窺見它們傳遞給我們的遠古秘語和時空想象,尋找它們沉睡時的夢境。

夢醒:集中發現象牙超100根,還有象牙制品

走進發掘現場的3號坑附近,可透過工作艙玻璃,望見長5.8米,寬2.5米左右的長方形祭祀坑位,祭祀坑四周是深褐色的泥土。目前該坑發掘深度爲1.8米,預計深度約2米。在坑內約15平方米的空間裏,集中發現了100多根象牙和圓口方體銅尊等,由于保護的需要,它們的外表均用保鮮膜全覆蓋,然後在裹上一根根濕毛巾,因此只能看出大致輪廓。

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圖

距離3號坑不到5米的地方,是長約3.1米,寬約2.9米的4號坑,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人員許丹陽從去年10月起就一直參與這個坑發掘工作,4號坑在今年1月份開始暴露出灰燼層,平均有20厘米厚,隨著灰燼層往下發掘,發現了30多根象牙,平均長度在1.2米左右。不過4號坑的象牙整體呈炭灰色,可能被焚燒過,又被包含大量竹木炭屑的灰燼層所覆蓋。

總體來看,此次發掘3號坑和4號坑的象牙較爲集中,考古人員初步判定是三星堆文化末期距今3000多年前的遺物,至于所屬的大象種屬,最終結果還將在鑒定後才能完全確定。

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5號坑的象牙雕刻殘件多數呈碎片狀,保護修複難度較大。”蔣璐蔓是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所的工作人員,一直參與本次三星堆祭祀區象牙的保護工作。此外在5號坑和8號坑,考古人員還發現了小件象牙制品,有的飾品表面還刻有精美的雲雷紋。

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從目前這批象牙整體狀況來看,還是離2001年金沙遺址出土的那批象牙存在一定差距,不過集中出現象牙,在全國來說確實比較罕見,在四川比較突出,這可能還是與祭祀習慣有關。” 荊州市文物保護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吳順清現場工作完說道。

入夢:低溫高濕,睡美人需要“保濕面膜”

“這次象牙的數量和集中程度,超過了我們的預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副主任王沖說道,這有些讓團隊“喜憂參半”。由于本次發掘中象牙分布較爲集中,因此工作人員在清理象牙時“無處落腳”,爲了不破壞象牙本體,團隊只能懸空架起“吊籃”,1-2位工作人員趴在吊籃工作台上,向下伸手才能清理象牙周邊的泥土。

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另一方面,集中分布的象牙層層疊壓,經過時間的流逝,象牙在彼此堆疊的過程中受重力影響,一根搭著一根,産生了彎曲變形,不少象牙甚至從圓筒形變“扁”了不少,爲文保人員單獨提取分離象牙增加了難度。

如何妥善保護象牙器、骨器等質地脆弱的有機質文物,一直以來都是考古界和博物館界的難題,這次4號坑的象牙遇上了20厘米的灰燼層,也讓大家爲象牙的狀況捏了一把汗。

“灰燼層吸附了大量水分,土層含水量爲60%,比正常情況下土壤含水量多出40%,象牙長期浸泡在濕潤的環境裏,牙釉質減少,整體質地都顯得比較‘軟’。”許丹陽說道,他打了一個比方,如果把象牙看作是一只夏天吃的巧克力雪糕,那麽牙釉質就像是雪糕外面的巧克力脆皮,牙釉質損壞以後,外部環境的大量水分、泥土就會滲入到象牙內部,甚至接近飽水狀態,開始腐朽泥化。“太濕潤了不行,太幹了也不行。若是象牙出土後,外部環境過于幹燥,就容易産生開裂,進而粉化,因此象牙保護難度較大。”蔣璐蔓說到。針對這種情況,目前團隊最緊急的任務就是給象牙“保濕”,減少出土環境與埋藏環境的差異,與四川大學、四川師範大學合作研發的象牙保濕新材料也將運用到三星堆象牙的“保濕”中。

三星堆新國寶⑤|古象牙在三星堆沉睡時,做著什麽樣的“夢”?

王沖介紹,目前如何保存潮濕的象牙,還沒有公認成熟的技術。由于這次發現的象牙還與青銅器等其它遺物堆疊,因此無法讓它們回填保存。至于象牙提取後的的後期作爲研究的保存方式,團隊也在商量對策,一是可能會用裝氮保護箱在“低溫高濕”的情況下存放,4℃左右的情況下隔絕空氣,防止象牙保存中最容易出現的黴菌、細菌。二是將象牙埋在濕潤沙土中,保持濕度,減少開裂,但這種方式不利于展覽。未來,這批象牙可能抽樣封存在透明有機硅內,與文博愛好者們見面。

夢境:青銅立人像手裏拿的是什麽?

其實,這已不是四川第一次集中發現象牙,在2001年成都金沙遺址也曾集中發現過數以噸記的整根象牙,最長的有1.85米。如今三星堆博物館裏,還擺放著一根象牙,這是此前三星堆祭祀坑裏已經發現的80多根象牙之一,它們都是雄性亞洲象的長長的牙齒。

三星堆博物館特邀講述人趙弘文解釋,根據研究,商代氣候比現在更爲濕潤,年平均氣溫比現在要高出2℃左右,不僅成都平原能夠生活生活大象,就連黃河流域也有大象,所以象牙、象牙制品、帶大象圖案的文物,在商代發現得還挺多,甚至有些古人還有訓象的傳統。當然,有學者提出,南亞文明具有交流的特點。

另一方面,從金沙遺址出土的象牙情況來看,學者們發現了幼象其他部位的骨骸,如果說象牙僅僅是作爲文化交流物品,那麽就不必引入幼象生存,因此也加大了成都本土在古代是存在大象的可能性。並且據史書記載,當時距離成都更遠的地方河南,簡稱“豫”,就有對大象的記載,因此成都地區是極有可能存在本土大象的。

趙弘文補充,值得一提的是,三星堆發現的象牙,都是整根整根的,很少經過加工。在3000年,人們獲得象牙是非常麻煩的,好不容易弄到了這麽多象牙,不把他們制作成器物,是否有點“浪費”?一些專家認爲,三星堆使用象牙的方式比較奇特,一般是整根扛著,也有可能是握在手裏。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圖

這個觀點與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四川師範大學巴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段渝不謀而合,段渝在《古蜀象牙祭祀考》一文中認爲,商周時期,在古蜀文明神權政治中心的大型祭祀禮儀中,象牙祭祀盛極一時。他具體分析,在金沙遺址10號祭祀遺迹內的一件玉璋上,還刻有四組對稱的肩扛類似象牙的跪坐人像,並且從大家熟知的三星堆鎮館之寶青銅大立人的雙手看來,兩手所握之物並不在一個同心圓上,是一個呈曲線狀的物體,有專家說是玉琮,也有專家認爲可能是象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