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萬元賣親生兒子案背後:孩子“1斤1萬元”,嫌犯通過當地醫院獲産婦信息,代孕公司暗地做販嬰買賣


撰文 | 本刊記者 徐黛茜

編輯 | 谌彥輝


一些年輕的母親非婚懷孕,又無力撫養,她們選擇以“送養”的名義,賣掉親生的孩子。一些不孕夫妻則選擇以“領養”的方式,將孩子從出生就帶到身邊,視如己出。雙方的交易目前已形成一條完整的非法收養産業鏈。

7萬元賣親生兒子案背後:孩子“1斤1萬元”,嫌犯通過當地醫院獲産婦信息,代孕公司暗地做販嬰買賣

福建晉江一對夫妻賣掉親生兒子,爺爺苦尋一年多將孫子找回。(ICphoto圖)

生下孩子後,任心柳不像其他母親一般憐愛地看著自己的寶寶,她也沒有俯身去親吻一下那張小臉蛋。襁褓中的嬰兒嗷嗷待哺,任心柳卻無動于衷,她沒有初爲人母的喜悅,只希望及早地抽身離開。

7月30日上午11點,山東省濰坊市婦幼保健院,任心柳和孩子的出院手續都已辦妥,她催促著一旁的護工收拾。護工把熟睡中的嬰兒裹緊,從病房中抱出去,電梯間有人專門來迎接,護工又打開襁褓的一角給對方看一眼,三人一同進電梯離開了産科病房區。

走到停車場,護工把襁褓中的嬰兒遞給一對夫婦,他們在車裏等候已久。抱上孩子的那一刻,夫婦倆抑制不住滿臉的喜悅。任心柳漠然地看著這一切,如釋重負地在一張“棄養孩子保證書”上簽字,按上手印。這一天,她親手賣掉了自己的孩子。

任心柳的父母一直被蒙在鼓裏。剖腹産後,肚皮上那條近十厘米的疤痕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打算回到老家河北沽源縣,投奔朋友,再找份工作。出乎意料的是,警方兩周後直接找上門,她因涉嫌拐賣兒童被抓捕歸案。

河北沽源警方日前發布了案情通告,任心柳將親生兒子以7萬元的價格賣給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一家醫療科技公司。警方辟謠稱,這家公司並非網上盛傳做人體實驗的,而是一個代孕、涉嫌拐賣兒童的中介機構。一些親生父母以“送養”的名義,將新生兒賣給公司,一個孩子幾萬到十幾萬元不等。

像任心柳一樣,近年一些年輕的母親在意外懷孕後,選擇以“送養”的名義,出售親生骨肉。據警方透露,這樣的交易已經形成一條深不見底的非法收養産業鏈。

意外懷孕不想養

在濰坊市婦幼保健院住院部8樓的産科二區,對任心柳有印象的人並不多,她是生産當天才來醫院的,上午剛辦理好住院手續,下午就進行了剖腹分娩手術。醫院裏專門照顧産婦的護工只記得她出院很快,平時也不多走動,孩子餓了護工就餵奶,哭了就安撫,看不出任何異常。

醫院規定,嬰兒出生後必須72小時才能出院。在這個時間段裏,新生兒要做耳朵聽力、眼睛視力的檢查,還要采集足跟血進行篩查。

任心柳對這些不太關心,只在意自己是一個意外懷孕的未婚媽媽。她今年22歲,大專畢業,身高1米6左右,相貌平平。關于意外懷孕,她很少和人說起,只知道她上網搜索“意外懷孕”,碰巧看到了一條幫寶寶尋找收養家庭的信息,她立刻就心動了,“送養”既可以讓寶寶有個好歸宿,又能抹去這一段生産的痕迹。

她很快和中間人取得聯系。對方要求看孩子父母的照片,要確保父母雙方都是正常人,沒有任何身體缺陷。任心柳也理解,孩子一定要健康,否則會帶來一系列糾紛。

7萬元賣親生兒子案背後:孩子“1斤1萬元”,嫌犯通過當地醫院獲産婦信息,代孕公司暗地做販嬰買賣

濰坊市婦幼保健院一樓的辦證大廳。(本刊記者徐黛茜供圖)

接下來的日子,任心柳去中間人指定的醫院定期産檢。在整個懷孕周期裏,産檢大約是7至11次,包括推算預産期、血清學篩查、四維超聲檢查等。每次檢查結果出來都要及時告知中間人。

每一次的産檢結果都至關重要,一旦有任何不對勁,交易就會被取消。任心柳曾在兩次産檢中被告知嬰兒沒有長大,中間人發消息咨詢相熟的醫生,後來又爲孕婦增添了不少營養補給品。

黎越與任心柳是同一個中間人,7月,她去指定的濰坊中醫院進行産檢。她今年27歲,濰坊本地人,有一個4歲的女兒。這一次,她想把還未出生的孩子賣掉,用這筆錢給被燙傷的女兒做植皮手術,她的丈夫也同意了。

按照她自己估算的日子,再過兩周就可以剖腹産了。但檢查結果顯示,她的孩子還只有34周,距離理想的38周還差一個月。她先前沒有在固定醫院建檔,日期也都是她自己推算的。隨後,黎越在檢查中又發現了嬰兒的健康問題,交易即刻被終止了,買家只得等中間人的下一次通知。

“收養”的捷徑

任心柳在濰坊市婦幼保健院登記的姓名是李玲燕,年齡爲30歲,她便是買家。

李玲燕早已結婚多年,一直沒有懷上孩子。她和丈夫曾嘗試代孕,但經人介紹,他們發現了一條捷徑。現實中,一些年輕女孩意外懷孕,她們沒有撫養能力,想給寶寶找個好的家庭,而他們正好符合條件。

在李玲燕看來,這種“領養”方式能事先對孩子的親生父母進行篩選,也能將孩子從出生就帶到身邊,視如己出。

他們聯系了濰坊一家代孕公司,這家公司與當地的婦産醫院關系甚密,他們也通過一些私立婦産醫院的醫生介紹産婦的信息。

整個交易過程十分謹慎,他們只收現金,見面地點更換頻繁。中間人不會去過多追問買家的身份信息,“彼此都不要深入了解才最保險。”中間人從他們的說話狀態、介紹人的說辭裏確定可靠性。中間人記得這對夫婦是同學托同學打聽來的,其余的就不會多問了。李玲燕夫婦對産婦的信息也就是問問身高、相貌,有無疾病史,中間人一般不會告知更多的隱私信息,以免各自聯系對方。

此前,任心柳曾輾轉各個醫院做不同的檢查,登記的名字各不相同,聯系電話則是中間人的。

7萬元賣親生兒子案背後:孩子“1斤1萬元”,嫌犯通過當地醫院獲産婦信息,代孕公司暗地做販嬰買賣

2013年4月30日,四川什邡,戴進明一家和領養的孩子。(人民視覺 圖)

在就診過程中,醫生通常是用住院號、病曆號來區別患者,他們不會過多留意病人的身份信息。濰坊市中醫院與婦幼保健院的門診醫生都說,門診電腦裏記錄的是孕婦的生理信息,她們在挂號時才使用身份證。

李玲燕與任心柳的年紀相差8歲,將她倆的照片放在一起時,臉上歲月的痕迹顯而易見。但醫生解釋說,當一個女人懷孕後,整個人的狀態都會變化,身材與神態一天一個樣,而且身份證的照片都是多年前的,難以辨認。“別說相差10歲,相差20歲懷孕了之後可能都沒法看出來。”濰坊市婦幼保健院的工作人員說。

任心柳生産前三天,李玲燕夫婦就從濱州趕往濰坊,他們備好了嬰兒衣物、紙尿褲、奶粉,還有十多萬元的現金。據說,爲孩子開具醫學生育證明還需支付四五萬元。交易當天一次性付款,只收現金。最後到親生母親任心柳的手中,只有 7萬元。

嬰兒出院的那天,濰坊下起了雨,醫院的走道裏濕漉漉的,全是腳印。李玲燕夫婦在停車場焦急地等候,他們擔心又出差錯。對于孩子的性別,他們沒有要求,只希望孩子健康就好。當護工把嬰兒遞過來,他們掀開襁褓的一角,看了一眼,會心一笑,就把裝滿錢的袋子遞過去,轉身開車回家了。

“一斤一萬元”

促成這筆交易通常需要4人合作,其中包括負責聯系賣家的上線、找到買家的下線、專門負責産婦的護工,還有一位組織交易的負責人。

負責人是濰坊一家醫療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芸黎,今年41歲,一位精致幹練的職業女性,她自稱擁有碩士學曆,從河南一所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藝術相關的工作。

醫療科技公司的全名是“山東佰子生殖醫療科技有限公司”,在2020年12月成立,經營範圍爲健康咨詢和養生保健服務等。

朱芸黎曾對領養家庭表示,她也是通過代孕才有了孩子。過去10多年,朱芸黎和丈夫嘗試了各種受孕方法。在求子的過程中,她認識了一些婦産科醫生,也深谙代孕的流程,並有了從事這一行當的想法。醫療科技公司成立後,除了招攬代孕的活兒,她還開展了一些販賣嬰兒的買賣。

在整個交易鏈上,負責尋找上線的人名爲安安,她的工作是與一些意外懷孕又不想養孩子的孕婦聯系。在與外界接觸中,她自稱是朱芸黎的助手,平時多是網絡聯系,只有最後一次交易時,她會跟著朱芸黎一起去醫院,確認這一單生意。

7萬元賣親生兒子案背後:孩子“1斤1萬元”,嫌犯通過當地醫院獲産婦信息,代孕公司暗地做販嬰買賣

2014年8月14日,廣西自治區高級法院公開審理一起特大跨國拐賣兒童案。(CNSphoto圖)

海霞則負責尋找買家,她潛伏在各種微信群裏,比如“圓夢家庭”、“和諧家庭”。一旦確定賣家,她會隱晦地在群裏發消息。群裏有時也會有領養寶寶的父母,他們含蓄地發出信號,只要是有意向的交易者,上線與下線搜集的信息都會彙聚到朱芸黎這裏。

每當海霞在群裏碰到有人詢問送養原因,她都會解釋說是自己的孩子,但由于一些原因無法撫養,只得狠心送走。這些微信群經常被解散,過一陣子又重新組建起來,一切爲了降低風險。買家出現後,海霞會提供一個新的聯系方式給對方,自稱是另一個常用的賬號,但實際是由朱芸黎開始對接。

朱芸黎一天要接二三十個關于代孕、領養的咨詢電話。在濰坊本地,就有兩戶家庭分別從她的公司“領養”到了孩子,他們大都上了年紀,又一直沒懷上,迫切地想有一個能從小帶大、帶得親的小孩。

6月底,有一對夫妻在朱芸黎的公司“領養”了一個女嬰,夫妻雙方都在 45 歲左右,附近的鄰居都沒有發覺有何異常, “就是懷孕生下來了啊。”小區裏裁縫店的老板回憶說。朱芸黎也曾叮囑買家,提前假裝懷孕,避免別人說閑話,將來對孩子也有影響。

在朱芸黎的眼中,爲這些孩子尋找新家是一件好事。對那些生而不養的母親,她在內心深處是瞧不起她們的。她明白生孩子與養孩子的不易,但作爲父母就應該負責,“要是你的孩子,要麽你就別要,你懷孕了就養大,別最後論斤賣,一斤一萬。”朱芸黎曾對領養家庭表達這樣的看法。

很多産婦從來不會過問“收養”家庭的情況,連一句“會不會善待我的孩子”也不說,朱芸黎痛恨這種不負責的行爲,“要不你就說我想找一個(好的家庭),我確實無力撫養,這個還行,我能接受。”

落網

朱芸黎的生意很快被攪黃了,打拐志願者上官正義潛入了買家群,他化身爲一位多年求子無方的男人與朱芸黎取得聯系,調查並掌握了她販賣嬰兒的證據。

7月30日傍晚,上官正義到“山東佰子生殖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所屬轄區的奎文分局東關派出所,拿出與朱芸黎簽署的代孕合同,並稱持有她買賣小孩的實質性證據,值班的警官回複說,“現在都什麽年代了,還有拐賣兒童?”他建議上官正義去合同簽署地高新區派出所報案。

第二天,上官正義在微博上發文說,濰坊當地警方推诿,不立案。8月2日,濰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發布《警情通報》稱:“近日,奎文公安分局接群衆舉報,反映轄區內有人涉嫌假借醫療咨詢名義非法代孕販賣嬰兒。爲此,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依法開展相關調查工作,並于8月1日立案偵查。”該案嫌疑人朱芸黎于8月2日下午被警方逮捕,産婦任心柳、買家李玲燕夫婦、上線與下線的聯絡人等陸續被捕。

朱芸黎的醫療科技公司注冊地址,現在是一家電商直播公司的辦公室,據員工們反映,他們是4月份搬進來的,以前都沒有聽說過“佰子”公司。

朱芸黎對買家承諾包辦出生證明,這一過程無疑有一些醫療機構的參與。通常在醫院辦理出生醫學證明時,需要出示新生兒父母雙方的身份證件、住院分娩信息、出院結算單,再提交材料進行審核,最後拿到出生證明,就可以去當地派出所給新生兒上戶口。

濰坊市衛健委的工作人員介紹說,對于嬰兒出生證明是不定時抽檢的,包括簽發登記本、存檔信息、分娩信息、父母身份、目前落戶情況等。然而,對于按照規定已經成功辦理的出生醫學證明,工作人員很難再發現錯誤。

在辦理證明時,需要二代身份證、分娩證明,還有醫院的病曆,只要證件齊全一致,定點醫院就會審核通過申請。“不可能讓剛出生兩三天的嬰兒就去做親子鑒定呀。”這名工作人員說,就像有人替考一樣,考試過程中如果發現不對勁,可以及時糾正,但考試結束之後,就很難追究了。“在醫院裏,不帶身份證也不能不讓人住院吧,人們很難去一個個盯著這件事情。”

因爲擔心産婦日後反悔,上門再要孩子,朱芸黎要求任心柳在出院前簽署一份《棄養孩子保證書》,其中簡述了自願“送養”的理由,保證書上不會注明買賣嬰兒的價格,但特別標注了如果反悔,須賠償 80 萬-100 萬元,並在最後保證,“爲了寶寶心靈的健康發展,我保證此生,不打聽、不過問,也堅決不要回寶寶,也不承擔寶寶的任何撫養費用,否則承擔棄養罪。”

目前,一些新生兒父母“送養”親生孩子,如果是以非法獲利爲目的出賣親生子女,根據我國刑法第240、241條的規定,孩子親生父母涉嫌拐賣兒童罪,收買方涉嫌收買被拐賣兒童罪。

如果不是出于非法獲利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難,或者受重男輕女思想影響,私自將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給他人撫養,包括收取少量“營養費”“感謝費”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的意見》的規定,這類行爲屬于民間送養,不能以拐賣婦女、兒童罪論處。

孩子怎麽辦?

上官正義一開始是在QQ群注意到“佰子”公司的,網絡上隨時都可能出現買賣嬰兒的暗語。他多次以“領養人”的身份接觸賣家,也見過不少年輕父母“送養”或“售賣”親生骨肉的案例。

“一些小女孩未婚生育,又不敢告訴家裏人,很多通過網絡的方式尋求幫助。”上官正義說,在非法收養的産業鏈上,不少年輕母親都是非婚懷孕,又無力撫養,便心生賣掉孩子的想法。對她們而言,孩子生下來,又沒有養,不會産生感情,今後也不會找孩子。

近日,自媒體“案件老聞”撰文披露,目前在被拐賣的兒童中,超過一半的小孩是被自己的父母或親人賣掉的。根據山東省多年偵破的拐賣兒童案件統計,高達72%的案件是被親人賣掉的。盡管近年打擊拐賣兒童犯罪已呈高壓態勢,但親生父母賣孩子的現象仍時有發生。

現在,任心柳和李玲燕夫婦均被逮捕歸案,新的問題又出現了,孩子怎麽辦?自媒體“案件老聞”撰文稱,長期以來,許多位于山區的縣一級政府並沒有設立專門的兒童福利院,也沒有條件寄養幼小的嬰兒,但這些地區往往又是販賣嬰兒案件的高發地。現實中,當地公安機關在辦理販賣嬰兒案件時,大多只能采取權宜之計,與買主簽訂寄養協議,由其暫時繼續撫養,不少嬰兒最終還是繼續留在買家家中。

近年公安部開展打拐專項行動,一些省份在破獲拐賣(販賣)兒童案後,對被解救出來的孩子,公安機關拒絕了養父母提出的寄養要求。因爲當地沒有條件安置這些孩子,公安機關不得不臨時租用一所小學的教室,雇用保姆來照顧他們。最後,這些沒有找到親生父母的孩子被寄養在福利院。

進入福利院後,這些孩子又面臨無法被收養的難題。現有的《收養法》規定:不滿十四周歲,且喪失父母的孤兒、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棄嬰和兒童,或生父母有特殊困難無力撫養的子女,才能夠被收養。

自媒體“案件老聞”撰文稱,這些被親生父母賣掉的孩子既不屬于孤兒與棄嬰,也很難找到親生父母證明其有撫養困難,他們的血樣被納入了全國打拐DNA數據庫也不會有回應,因爲他們的親生父母幾乎不可能投案自首。

被解救出來後,這些被親生父母賣掉的孩子只能在福利院長大,他們無法過上正常的家庭生活,這可能是任心柳沒有想到的。(文中任心柳、黎越爲化名)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vista看天下】所有,今日頭條已獲得信息網絡傳播權獨家授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