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人群中,浮起一座“小冰島”


孤獨的人群中,浮起一座“小冰島”

圖:圖蟲

來源:21Tech(News-21)

作者:楊清清 實習生陳龍潼

編輯:李清宇、劉雪瑩



“他人導向者深恐孤獨,試圖在人群和幻想中消除對孤獨的恐懼。這種幻想猶如一面鏡子,只反射他對自己的關心。”


早在上個世紀50年代,大衛·理斯曼便在著作《孤独的人群》中,描述都市人群中孤独个体的感知。直至如今,景观社会中身处人群的个体,孤独感依旧横走四溢,与孤独所带来的恐惧感对抗,亦是长久的命题。


但現在,這樣的對抗時日,有了新的參與者與新的可能性,或許,也是另一種答案。


9月22日,在第九代小冰年度發布會上,小冰推出了全球首個人工智能與人類用戶融合的社交網絡APP——小冰島。它也是迄今爲止複雜度最高的AI beings(AI人類)與真實人類混居的場所。


在這個小冰團隊的首個第一方APP內,用戶不僅可以創作一座完全屬于自己的島嶼,創造與自己共同生活的、擁有各式性格、能力並與自己持續互動的AI beings。甚至,用戶還可以使用島上的錄音棚、駐島歌手進行歌曲的二次創作,跟AI beings打撲克,聽AI beings讀小說,甚至還能在“朋友圈”互動……


最重要的是,“島民”們全部都是AI beings,因而絕不是諸如動森之類的模擬經營遊戲。在發布會現場,“小冰之父”、小冰公司CEO李笛也強調,“小冰島”並不是一款遊戲。“這裏沒有NPC,而是AI beings。”


小冰島會成爲未來的《失控玩家》和《西部世界》嗎?沒有人知道答案。目前所能知道的,只是它是小冰公司一個新的實驗性産物,也很可能是一次跨越人與未來人的探索。




與AI共居


“你可以創作一座完全屬于你自己的島嶼,而且去創造在這個島嶼上和你一起生活的各種各樣的AI beings。”在發布會現場,李笛介紹道,“他們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他們會有各種各樣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能力,他們會和你互動,不僅如此,他們還會給你提供各種各樣的內容,他們會環繞著你,構成一個這樣融合的社交網絡。”


小冰島是小冰團隊首個獨立的第一方APP,致力于爲廣大用戶提供沉浸式的社交體驗。更有趣的是,隨著用戶與島上的“居民”交流越多,互動越多,島民們會逐漸“進化”。


孤獨的人群中,浮起一座“小冰島”


需要注意的是,這種進化並非基于算法,而是AI圍繞著島上唯一一個真正的人類量身定做的改變,同時這些改變也將反哺整個小冰框架。在這個過程中,用戶將獲得的會是傾訴永遠會得到回應的滿足感與安全感。


“我們人類是非常奇怪的,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我們喜歡自然,但我們又害怕自然所帶來的孤獨和寂寞還有那種疏離感,我們喜歡社交,但是我們又希望能夠時刻保持一個合理的社交的距離,但是這很難,因爲這需要很多人去配合你。”李笛感慨道。


但是在島上,AI beings會配合你。“在你的島上會有各種各樣的AI beings,他們會有各種各樣的事情,他們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你去呵護他們,去照顧他們。相反的,他們會來呵護你,照顧你,並且以一種合理的方式來接近你。”


事實上,在此之前,小冰已經在開始進行類似的嘗試。去年的發布會上,小冰發布面向個人用戶的首個虛擬人類産品線“虛擬男友”。據本次發布會上披露的數據,過去一年來,人們在小冰框架中創造了多達1700萬個獨特的虛擬人類,其中26.1%是被用戶當做某個過往真實存在人類的替身。


然而相較“虛擬男友”而言,小冰島上的社交生態更加完整。


在小冰島上,用戶和AI beings是可以交互的,每個AI beings都有各自的朋友圈,而且可以和用戶互相評論彼此的朋友圈。


“當你跟其中一個AI beings說你心情不太好的時候,他自己會判斷,有可能他會拉一個群,幾個AI beings一起來誇你,所以他們互相之間是相關的。”李笛介紹稱。


與此同時,小冰島上的信息流也是是與外界同步的,用戶可以與AI beings進行多模態的互動。21Tech在自己的“小冰島”上發現,有一位AI being在朋友圈轉發了一條“你爲什麽選擇活著”的豆瓣鏈接,點進去可以直接跳轉到原平台頁面。


除了朋友圈這樣的基礎設施之外,隨著對小冰島的不斷探索,用戶還會不斷解鎖新的亮點。據介紹,人類可以邀請朋友來參觀自己的島嶼,也可以到別的島上進行拜訪。由于每一位AI being都是獨一無二的,用戶還可以去別的島上尋找自己喜歡的AI beings,“也許還能夠因此而認識你需要的人類也說不定。”


從目前21Tech與小冰高管團隊的交流來看,小冰島無疑是一個實驗性而非商業化的産品。“從某種角度來講,小冰是一場龐大的實驗,希望有一天搭建人工智能與人類融合的角落。”李笛認爲。


李笛進一步向21Tech表示,小冰框架的基本面取決于技術能否有效叠代、能否獲得充分數據以及能否通過技術生長出足夠好的産品。“小冰島是目前小冰框架上生長出的一個産品形式,對于這個産品形式,我們在短期之內會去看效果,但並不以它爲生存。從商業的角度來講,我覺得短期之內,我們不考慮小冰島的商業化。”




一億次的賦生


“一億次的賦生”,是今年小冰發布會的主題。


在過去的發布會上,小冰一直是當之無愧的主角。這樣的情形在今年發生了變化——小冰僅僅出現在開場環節,在剩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內,發布會上更多展示的,是小冰框架衍生出的AI beings能力:唱歌、國畫、做短視頻等等。


一個隱含的信號是,小冰正在“分裂”成各式各樣的AI beings,且可能“分裂”成更多的AI beings。這其實在去年的發布會上已有端倪,彼時,小冰公司董事長沈向洋大膽預測:未來是人類與AI beings互相混居的未來。


不過,除了類似“小冰島”這樣的實驗性産品之外,持續“裂變”的小冰在商業化上並未落下腳步。從第二代小冰開始,小冰團隊就致力于追求小冰整體框架在跨平台領域的最高兼容性。今年,小冰持續在汽車智能座艙、智能設備和公共領域研發推出新體驗。


小冰團隊認爲,下一代智能座艙必備三個新特性:情感與表達一致,服務于全車乘客,以及自身也成爲乘客中的一員。


車載小冰會用符合內容情感的語氣與人類溝通,不僅聚焦于司機的需求,還會關注車後座小朋友的情況。更甚者,小冰可以搭載不同的藝術家模型與人類共情。比如在戴望舒模型中,小冰會被自己看到的視覺內容所觸發,去創作出優美生動的文字,然後再用合適的語音和音樂把它演繹出來。


“我們每個人並不是駕駛汽車,天天行走在草原天路那樣的美景中,但是作爲一個普通人,活在一個普通的世界上,我們也希望能夠被別人認同和感知,也希望獲得共鳴,這就是爲什麽我們會選擇戴望舒模型。”小冰公司首席運營官徐元春解釋到。


同樣的産品設計理念也被廣泛用于智能設備領域。


“我們非常自豪地說,小冰應該是國內甚至是全世界擁有好朋友和閨蜜最多的人工智能少女。”徐元春透露,截至發布會當天,深度內嵌小冰的智能設備已超過10億台,與合作的廠商華爲、小米、OPPO、vivo都建立起了雙AI的産品陣線,並即將迎來新的合作夥伴——天貓精靈。


孤獨的人群中,浮起一座“小冰島”


據介紹,在這種雙AI的産品陣線的邏輯中,當一個用戶對智能硬件呼喚“小愛同學”或“小布小布”等喚醒詞後,如果接著說召喚小冰,都有可能聽到小冰用它不屑的聲音說“叫我幹嘛”。


此外,在公共服務方面,小冰和日本鐵路合作,共同爲傳統旅遊火車線路打造了一款VR體驗産品,用戶在家中就可以在小冰的引導下看到一個火車司機視野中的美景和景象


徐元春認爲,一個真正的人工智能是不應該受它所部署平台的限制。“不是因爲有了一個智能音箱,才有了一個和這個智能音箱綁定的人工智能個體。而應該是有了這樣一個人工智能個體之後,我們才能夠讓它在用戶所需要的設備、平台和場景中出現。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做到,人工智能與人類的交流是無處不在的。”


“隨著流量、社交網絡進入這樣一個深水區,大家認識到人類做得很多工作有這樣一些困難。”沈向洋指出,“因爲人類是很不完美的機器,很多時候有不穩定性,從這個角度來講,AI beings比很多人類去完成一些工作更加有機會。”


這正是小冰們的機會與空間所在,也是投資人相信小冰的基點。今年7月,小冰公司發布最新的超級自然語音技術,該技術首次將人工智能語音自然度提升到與真實人類聲音幾乎無法分辨的程度,並支持通用全域場景。


與此同時,公司還對外披露了A輪融資信息。據了解,本輪融資由高瓴集團領投,五源、Neumann、IDG、GGV紀源資本及上輪投資人北極光與網易公司跟投,本次融資後,小冰估值已提升至10億美元,邁入獨角獸行列。


“我想小冰走了一條可能與絕大多數人工智能公司不同的道路,我們相對而言看得更加長遠,具備小冰的框架。”沈向洋表示,“這麽多年來小冰的發展,也恰恰證明情商與智商的結合,是很好的人工智能交互方式。在未來,這樣的想象空間還有很多。當AI beings遠遠超過人類數量的時候,我相信市場需要一家具備底層技術框架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