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五馬——“布衣軍閥”馬鴻賓轶事

提起民國時期的西北馬家軍閥,大多數人都會有這樣一種感覺:野蠻殘暴,凶悍善鬥。他們所統轄的地方人民災難深重,民不聊生。但是馬家軍裏卻有這樣一位與衆不同的軍閥:他作風簡樸,平日一襲布衣。並且熟讀四書五經,嚴于律己,他就是“西北五馬”之一的馬鴻賓。

西北五馬——“布衣軍閥”馬鴻賓轶事

馬鴻賓

其父馬福祿,字壽三,清武進士出身。體格魁梧,氣力過人,十二歲單騎逐狼,縛之而歸。後隨甘軍統領董福祥入京畿,任簡練軍統領,駐防山海關。庚子年八國聯軍入侵時,狙敵于廊坊,雙方各死傷幾百人,侵略軍不支而退。後在攻打東郊民巷大使館區時,于陣前中彈,壯烈犧牲。所部多河湟子弟,此役殉國的還有從弟福恒、福宣、福貴,侄子耀圖、兆圖及從軍親戚等100余人。其簡練軍由弟馬福祥繼續統領。

當時馬鴻賓年僅十六歲,其叔馬福祥因先兄在庚子之役戰殁和繼承其兄馀蔭的緣故,對年少失怙的馬鴻賓培養異常用心,一直帶在身邊,親自督導,朝夕課讀。光緒三十年(1904)馬福祥前往西甯任西甯鎮總兵,馬鴻賓任其侍從。後成立西甯礦務馬隊,馬鴻賓任隊官,這支部隊就成了他以後起家的基礎。他性格沉著,作戰骁勇,以後地位逐漸提升,至北洋政府時期,馬鴻賓任甯夏鎮守使。受四書五經儒家文化的影響,他養成了“律己以嚴,治事以勤,待人以寬,治家以儉”的生活作風。

西北五馬——“布衣軍閥”馬鴻賓轶事

馬鴻賓

西北諸馬中,馬鴻賓最具抗日精神。日軍侵華後,他感于民族危亡,決心率部效力沙場。1938年5月,馬鴻賓被任命爲綏西防守司令。他曾對部下說:“時時刻刻記著,國家至上,民族至上,保土衛國,盡職守則。要有與陣地共存亡的思想准備和抗戰到底的決心。”他率部在河套地區與日軍展開浴血戰鬥,曆時五年,付出了較大傷亡,終將日軍趕出了綏西。綏西戰役的勝利,粉碎了侵華日軍從內蒙進犯西北的企圖。對保障甯夏,甘肅和陝北等地的後方安全,起了重大作用

他本人生活簡樸,不喜戎裝,平素一襲長衫布衣,腳著家做布鞋,看起來就像一位教書先生。他日常以素食爲主,就是請客吃飯時上好的食物也無非是手抓羊肉,韭葉面片之類的普通吃食。他在銀川城內的住宅“五畝宅”是簡陋的平房,與之緊相毗鄰的堂弟馬鴻逵“將軍第”則富麗堂皇,兩者形成鮮明對比。

西北五馬——“布衣軍閥”馬鴻賓轶事

楊得志(左一)馬鴻賓(中)

他平時不擺排場,沒有架子,平易近人。出行則輕車簡從,常乘大卡車,隨從一個副官,兩三名衛兵。對屬下也常常好言告誡:“你們都是來自鄉裏,知道窮家小戶人家過日子的苦處。現在到部隊來不愁吃穿,但你們吃的花的,都是老百姓的錢,這裏面也有你家那一份。如果你們多花一點,你家裏就得多繳稅款,你們怎麽對得起家裏的父老鄉親呢?”

他還說:“錢是個有用的東西,也是個壞東西。錢多了就胡花,胡花慣了就學壞,好多青年就是從胡花錢開始學壞的,最後把自己一生都毀了。”

對于逃兵,追回來也不責罰,只是好言相勸,讓其安心服役。有一次一個連長讓士兵給自己洗腳,被馬鴻賓看見。他對這個連長嚴加訓斥,並當面給予撤職處分。後來此人在抗日戰爭中因功升爲營長,後在綏西抗戰中殉國。馬鴻賓悲痛異常,泣不成聲。所以當地有些人和士兵稱呼馬鴻賓爲“馬善人”。而小他8歲的堂弟馬鴻逵則譏諷他爲“我家的聖人”

西北五馬——“布衣軍閥”馬鴻賓轶事

他的部隊對軍服不實行交舊領新,只是要求士兵盡量穿用舊軍裝,新軍裝等到節假日穿,所以他的士兵常常被戲稱爲“叫花子兵。”無論在哪裏,只要有條件,他都要求部隊從事生産勞動,開荒種植或飼養牛羊,用于改善生活。在常駐的地方,則自己動手建造營房,多是用土坯箍明窯洞或挖土窯洞居住。正因爲如此,他的八十一軍解放後改編爲農業建設第一師。

他家教極嚴,子女見他時都畢恭畢敬,垂手而立,不敢輕浮散漫,長年堅持早晚問安。吃飯時他不動筷子,家裏其他人也不敢動手。沒有一個子女敢在他面前衣冠不整,嬉皮笑臉者。馬鴻賓一貫嚴于律己,自己不沾煙酒,也教育後代要嚴格遵守。

一次六兒躲在廁所裏抽煙後將煙盒遺落在廁所,被其發現追查到六兒身上。便令衛兵打六兒板子,全家求情都無效,最後老太太出面勸阻,也不起作用。一直到全家老小都下跪求情才住手。然後讓六子將剩下的香煙全部嚼吃下去作罷。

西北五馬——“布衣軍閥”馬鴻賓轶事

馬鴻賓

其子馬敦信解放後任建設一師師長,一次馬鴻賓來到師部,同坐中有人挨個遞煙。遞到馬敦信時,馬敦信急急遞眼色,擺手表示不抽煙。等馬鴻賓走後,馬敦信埋怨對方:“你今天差點闖下大禍,如果讓老漢知道我抽煙,非了不得”。當時馬敦信已是五十歲左右的年紀,還敬畏其父如此。

他不喜交際,不善鑽營。閑暇之余手不釋卷。這就導致了他在西北五馬中論資曆最老:早在北洋政府時他就已官任甯夏鎮守使。論實力卻最弱:到解放時期其家底只有八十一軍一個軍的兵力。馬步芳馬鴻逵之流在大力擴編軍隊,爭權謀位時,他卻官越做越小,地盤也越來越小。但從個人修養和品格上來說,他不失爲一個正直且無私的人。

1949年,馬鴻逵逃亡重慶,想讓馬鴻賓一起出逃,此時馬鴻賓已經做好了起義的准備。他拒絕出逃,和解放軍取得聯系並使甯夏和平起義。解放後,他曆任甯夏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甘肅省副省長等職,1960年因胃癌病逝于蘭州,得到善終。也是西北諸馬中,結局最好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