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大廈5億賤賣,賈躍亭債權人互撕:“都是受害者”,何必呢?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陳偉納

樂視大廈5億賤賣,賈躍亭債權人互撕:“都是受害者”,何必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盡管賈躍亭已遠走美國多時,但關于樂視債務留下的一地雞毛仍在發酵。

日前,樂視控股總部樂融大廈(即樂視大廈)以5.73億元的底價成交轉手,競得者是一家名爲北京衡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的企業(即北京衡盈)。

據阿裏拍賣顯示,樂視大廈的拍賣時間爲2021年11月29日10時至11月30日10時,爲期1天。拍賣期間,圍觀人數超過1萬人次,但卻只有1人參與報名。最後,競拍人于11月30日9時31分開始出價,10時,樂視大廈成功售出,成交價5.73億元,較兩年前的起拍價6.78億元縮水近1億元。

經過三次法拍終于成功售出,樂視大廈卻遭到了案外人異議。12月3日,韬蘊資本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韬蘊資本”)發布《嚴正聲明》稱:樂視大廈被一家成立時間僅5天的公司納入囊中,經查明,該公司背後的實際控制人爲浙江中泰,既是拍賣人又是競拍人,樂視大廈的拍賣實爲一場自導自演的鬧劇。對此,韬蘊資本深感“震驚和不解”。

韬蘊資本還在聲明中表示,北京衡盈的資金來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韬蘊資本將通過仲裁的方式達到債權追回及商業索賠的目的。

時代財經了解到,樂視大廈位于北京市朝陽區姚家園路105號,建築面積約1.9萬平方米,層高14層。2014年,該棟大樓被賈躍亭收入樂視控股,但2016年底就被抵押給了浙江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浙江中泰”),這筆抵押讓賈躍亭獲得了樂視控股爲期兩年、年利率爲8%的14.52億元融資。2017年底,樂視曾以14億元的報價出售樂融大廈,但因爲債務糾紛,最終無人接盤。2021年再次放上法拍網時,樂視大廈的評估價已縮水至8.18億元。

也因爲樂視大廈背後複雜的債權關系,令韬蘊資本與賈躍亭在此後開啓了長達多年的法律糾紛。

韬蘊資本多次爭奪樂視大廈,律師稱:追回的可能性很小

韬蘊資本爲何卷入樂視大廈的轉讓糾紛?源于其2017年6月入主易到用車。

公開信息顯示,易到用車隸屬于北京東方車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即東方車雲信息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是一個汽車共享互聯網預約車服務平台,同時也是中國第一家專業提供專乘約租車服務的電子商務網站。

中國企業家對于汽車的追捧由來已久,恒大許家印、寶能姚振華、小米雷軍都有一個“造車夢”,賈躍亭亦如此。在遠走美國打造法拉第未來之前,賈躍亭早已關注到網約車領域,並涉足其中。

2015年10月,樂視宣布7億美元入股易到用車,成爲其控股股東持有70%股權。賈躍亭的到來爲易到用車制定了“三個百萬目標”,即百萬日訂單、新增百萬司機、新增百萬車輛。很快,易到用車就占有了純專車市場30%的份額,位列行業第二。2016年底,樂視遭遇資金鏈危機,樂視大廈作爲抵押物,被賈躍亭抵押給了中植系旗下的浙江中泰融資14.52億元,借款主體就是易到。

2017年,韬蘊資本意識到投資賈躍亭、樂視系公司的巨額資金可能無法收回後,以有抵押物和還款來源爲條件再一次接受了賈躍亭尋求資金支持的請,即接手易到。2017年6月30日,韬蘊資本與樂視簽署了關于東方車雲信息公司的《股權轉讓協議》,並從樂視法人吳孟手中獲得66.67%的股份,成爲易到用車大股東。

由于易到本身已負債累累,爲保障自己不至于血本無歸,2017年12月,韬蘊資本與浙江中泰、東方車雲信息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浙江中泰將此前質押樂視的14.52億元的債權打包轉讓給韬蘊資本,而韬蘊資本則以持有的東方車雲信息公司20%股權作爲受讓對價轉讓給浙江中泰。

一系列操作之後,韬蘊資本取得了樂視大廈的拍賣申請執行人資格,中植系則獲得易到20%股權。

然而,隨後易到不斷爆雷,網約車行業洗牌,中植系眼看投資易到回報無望,2019年2月,浙江中泰欲單方面解除與韬蘊資本的股權轉讓協議,並向韬蘊資本郵寄《解除股權轉讓協議通知書》。

此後,韬蘊資本開始了與浙江中泰關于“樂視大廈拍賣申請執行人”的執行爭議,其間雙方曾多次對簿公堂,但結果均爲“法院駁回韬蘊資本變更爲申請執行人的請求”。

2019年11月,樂視大廈更名爲“樂融大廈”,並進行第一次公開拍賣,房産估值9.69億元,拍賣申請執行人爲浙江中泰。對此,韬蘊資本曾提出書面異議,同樣被法院駁回。

時代財經梳理發現,兩年以來韬蘊資本曾多次向法院申請執行人變更,經曆了北京三中院、北京高院、最高人民法院等,在這長達兩年的法律交涉中,韬蘊資本得到的結果均爲“敗訴”。

直到此次樂視大廈的成功出讓,背後的拍賣申請執行人還是浙江中泰,這也再次引發韬蘊資本的“聲討”,又一次向北京三中院提出異議。韬蘊資本表示,已將財産保全申請的材料全部提交法院,目前法院已受理,擬通過仲裁方式達到債券追回及商業索賠的目的。

不過北京金訴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玉臣對時代財經稱:“一般(不動産)拍賣完成後,再追回的可能性很小,從目前顯示的信息來看,實現的可能性也不大。”

國內債權人互撕,“老賴”賈躍亭國外造車也不順

事實上,不論韬蘊資本還是中植系,雙方都因投資或借款給樂視而踩雷。

在接盤易到之前,2016年,韬蘊資本就曾參與樂視體育規模爲80億的B輪融資。而中植系方面,在2017年向樂視借款14億元後,2018年樂視網便公告稱無法償還“中植系”中泰創盈貸款及利息逾19億元。

某種程度上來說,雙方都是樂視商業版圖坍塌的“受害者”,指向的當事方逃不過樂視創始人賈躍亭。

據時代財經了解,除樂視大廈外,今年7月29日,賈躍亭在北京的另一處不動産項目——世茂工三商場也遭遇拍賣,市場估值29.29億元,最後成交價16.45億元,接盤方爲北京卓睿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隸屬中植系。

從成交金額可以看出,對于賈躍亭來說,都是虧本的買賣:樂視大廈以14.52億元抵押,最終成交價5.73億元;世茂工三商場耗資30億元收購,最後也不過半價出讓。有業內人士向時代財經表示,“投資哪個項目,那個項目就會失敗,賈躍亭終究成爲了時代的泡沫。”

今年1月,一份有關被執行人甘薇、賈躍亭以及相關公司的執行裁定書顯示,被執行人需履行對招商銀行上海川北支行4.98億元的還款義務。在恢複執行期間,被執行人甘薇、賈躍亭通過拍賣房産還款3048萬元,但幾個被執行人仍然欠銀行4.67億元之多。

而截至2021年9月14日,樂視控股的被執行總金額已超過61億元。但是據此前樂視網公布的半年報數據來看,截至9月公司剩余資産爲40.21億元,負債爲216.38億元。

顯然,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裏,賈躍亭仍然要將精力集中在償還債務上,而目前除了變賣資産外,最有利可圖的就是法拉第未來,但目前看來一切也並不順利。

2021年7月,FF通過SPAC交易在美國完成上市,隨後,就有做空機構發布了一份題爲《繼Lordstown之後又出現了一個新的電動汽車騙局》的報告,報告中稱FF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更宣稱“不認爲FF公司能賣出哪怕一輛汽車”。

時代財經了解到,根據FF披露的財務數據,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其淨虧損分別爲1.42億美元、1.47億美元、1.28億美元,研究和開發投入分別爲0.28億美元、0.20億美元、0.15億美元。

今年11月,FF還因沒有在規定期限內提交第三季度財報,收到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警示函,並被列爲不符合規定的上市公司,甚至面臨被退市危機。

不過在11月15日,法拉第未來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第三季度財務數據延期披露報告顯示,三季度末公司擁有總資産約爲11億美元,其中擁有6.67億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負債約爲3.54億美元,三季度淨虧損約爲2.8億美元。

截至12月3日收盤,FF報收5.71美元,總市值爲18.52億美元,較今年7月發行時45億美元縮水近六成。

國內債權人鬧得不可開交,美國的造車之路也諸多坎坷,樂視和賈躍亭的後遺症能否修複,目前仍不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