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来源:金融虎APP 作者:雄飞


得物平台存在“炒鞋”的情况再度受到媒体关注。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近日,得物App上的一款原价仅1599元的“闪电倒钩”球鞋被炒至69999元,溢价40多倍,受到关注。得物回应表示,球鞋没有交易成功,平台也不参与定价,但这样的回应更加受到质疑。记者调查发现,得物早已成为炒鞋客们的天堂,不少人专门从事这一行业,而炒鞋链条的最后一环,就是那些5倍、10倍、甚至数十倍高价接盘的“韭菜”,这其中不乏大量的95后年轻人。为了“帮助”年轻人买鞋,得物甚至推出了专门针对平台的贷款服务,最高贷款额50000元。得物也从这些“鞋炒不穿”的交易中收取10%甚至更高的手续费。


此前已有北京互联网法院、央行上海分行等对得物等炒鞋平台点名批评,提醒年轻人注意防范金融风险,并指出其中可能存在哄抬物价、偷税漏税、平台违规等风险。


据官网介绍,得物系新一代潮流网购社区。公开资料显示,得物的其运营主体是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从虎扑网内部孵化并独立的。2020年,“毒”正式改名为“得物”。该公司股东包括自然人杨冰、上海唯物信息系统合伙企业、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其中,虎扑体育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杨冰是大股东,持股比例65%。


据了解,近日来,一款由Nike Air Jordan、藤原浩、Travis Scott联合设计,由于限量销售,高帮版原价1599元,被炒至最高69999元,溢价超过40倍。而低帮版发售价1399元,目前价格在8000元左右。这一事件一度在近日登上微博热搜榜。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9月21日晚间,得物APP官方微博曾发布关于“AJ1闪电倒钩三方联名款”价格波动说明称,网传倒钩价格69999元为某卖家个人所设置出价,且该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鉴于此商品价格仍存在波动,因此平台已做下架处理。得物APP还表示,在平台上,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跟随大众类消费口的价格规律,在发售后显著低于原发售价,对极少数因供需影响产生价格波动的商品,一方面对买家做好理性消费的沟通引导,并在此前提下持续优化改善市场治理工作。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上述出现的一幕似曾相识。今年4月5日,新华社发表标题为《借机哄抬“国货”价格是自断门路》的评论。文章指出,有网民发现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部分“限量款”球鞋价格飙涨,其中有一款球鞋价格涨幅竟然高达31倍。当前,部分互联网平台在“炒鞋”问题上推波助澜,甚至有平台为“炒鞋”、“囤鞋”提供信贷支持,扮演不光彩角色。


而在4月6日,得物APP在官微发布“关于大家关注的近期个别鞋款价格波动的情况说明”表示,针对三款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下架处理。另经全平台核查发现,20款球鞋存在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对这些球鞋都做了下架处理,并对3名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


需要指出的是,就在今日晚间,金融虎APP通过查询发现,在得物APP平台上,仅在蓝球鞋一类中,包括AJ系列的单双价格超过15000元的球鞋就近50余款,而这些球鞋大多数的发售价格仅在1千至3千元之间。此外,一款DIOR与AJ1联名的白灰色男女同款鞋,得物显示发售价格为1.6万元,但目前已被炒至3.7万元,且最近购买纪录显示有2439笔。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根据得物个人用户的APP界面显示,钱包中内置有名为“佳物分期”的金融服务,最高可获5万元消费额度,分期时间可选择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期限。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企查查信息显示,佳物分期的运营主体为上海德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系得物运营主体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法人也为杨冰。其经营范围包括:从事信息科技、网络信息、计算机科技专业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电子商务(不得从事金融业务),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商务咨询,日用百货、箱包、钟表、鞋帽、服装服饰、化妆品、电子产品、通信设备及相关产品(除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针纺织品、厨房用品、卫生洁具、家用电器、体育用品、健身器材、文化用品的销售。


根据佳物分期的用户服务协议内容显示,佳物分期仅为用户向佳物分期合作的服务方申请消费信用服务提供展示渠道,服务方为与佳物分期合作的金融科技公司及其资金方。佳物分期不对服务方所提供的任何服务作出承诺,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用户使用佳物分期获取服务方提供的服务时,应在授信前仔细阅读协议。用户需承诺将仅出于个人购物用途使用。明确18岁以下未成年人和在校大学生等不得使用。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值得一提的是,金融虎APP注意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得物”的投诉量累计达10万余条,其中佳物分期的相关投诉达300余条,包括不可以一次性还清、支付失败、退款未能及时到账等诸多问题。9月15日,有一名用户诉称,其咨询:“如果现在取消订单,钱会不会原路返回,还是否需要支付手续费,或者原本下单产生的利息”一事,得物APP客服的回答却显得“很不专业”。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得物APP再陷“天价炒鞋”风波:设分期贷款服务 用户协议称不担责


据业内此前披露,得物个人卖家的手续费是5%,这5%包含了得物的鉴定费用+技术服务费+顺丰快递费+1%的转账手续费+包装服务费。这也意味着,如果网友将鞋价炒的越高,得物APP赚取的服务费越多。


近年来,网络平台企业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金融体系普惠性、降低交易成本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发展的总体态势是好的,但同时也普遍存在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监管套利、不公平竞争、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严重违规问题。今年4月29日,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时曾指出,要强化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规范个人信息采集使用、营销宣传行为和格式文本合同,加强监督并规范与第三方机构的金融业务合作等。


这无疑也表明,作为其它互联网平台,规范与第三方机构的金融业务合作也是必要的整改要求之一。作为提供现金贷分期服务的导流入口,得物APP方面在“服务协议”中对放款服务提供方“不承诺、不担责”的态度,也颇为值得商榷。


事实上,依靠大量的短视频营销广告,得物在诸多年轻人眼中已一跃成为了知名的电商平台,如若对卖家“哄抬商品价格”的行为无法进行有效的约束和规范,并诱使年轻人通过分期付款和借贷的方式进行消费,无疑会存在借贷年轻人能否完成偿付的风险隐患。毕竟,在“炒鞋”的利益驱使下,如若买方后续出售无人接盘,也更容易使其沦为“韭菜”。


“炒鞋”等是近段时间兴起的热潮,源于外来的一种球鞋文化,原本只是小众圈子的爱好,但被蜂拥而至的投机客包围。据了解,2019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下发了以《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为主题的一份金融简报明确提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其实防范此类风险。


央行上海分行在金融简报中提到,一是“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日交易量巨大;二是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杠杆资金入场助长了金融风险;三是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当时,包括名称还为“毒”的得物平台等10余个“炒鞋”平台一时被媒体所关注。上述的金融简报提示,“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该金融简报进行了风险提示,要求各义务机构提高对“炒鞋”对关注和研究,加强对相关反洗钱工作重要性的认识,人质对照上述业务风险,即使开展自查自纠工作,对“炒鞋”背后潜在的金融风险做到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防止“炒鞋”乱象事态蔓延,防范群体性金融事件,引导理性消费和投资,发现相关情况及时上报。


同时,该简报还称,各义务机构要加强对涉及“炒鞋”平台的资金交易监测,强化对“炒鞋”平台风险特征的识别,发现或有合理理由怀疑平台参与洗钱等犯罪活动的,应及时提交可疑交易报告。


此前,北京市互联网法院也曾发文指出,“炒鞋”就是买入球鞋并不用于实际穿着,而是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特别是一些限量款运动鞋更是待价而沽。部分品牌商还使用饥饿营销的方式,通过发售高端球鞋限量款、明星设计款、不同品牌联名款等多种方式提升品牌价值,并使用“抽签”“预约”“排队”等方式销售特别款球鞋,增加了稀缺度。为购买到限量款球鞋,一些消费者不惜加价,甚至使用“技术手段”进行抢购。加之各种中间商的层层加价,进一步推高了球鞋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