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石鼓藏画!记忆之中的女子,将军,书生,哪个才是自己


民间故事:石鼓藏画!记忆之中的女子,将军,书生,哪个才是自己

今天带给大家的是一个神话故事。

这是一座战争之城,历朝历代,这座小城经历了鲜血的洗礼,因为这里的地势,乃是塞外通往中原的必经之地,千年以来,大小战斗上千场,死者不计其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城被命名为流月城,至今传承。

看着县志的书生孟采,有着唏嘘之色,口中喃喃道:“流月城!怎么好像是一个女子的名字啊!县志之中,竟然没有记载,这小城名字的真正由来。”

放下县志,书生孟采走了出去,外面的阳光不是那么猛烈,温度舒适,有些微风,正是初秋时分。

孟采家就在这座流月城之中,算是祖辈就在此地,二十岁的孟采,也算是有些功名在身,不过离着当官可是差着远,只好在城中,做了一个私塾先生。

这孟采对于历史倒是极为感兴趣,所以此刻便是过来查看一番县志的,但是县志上面,却是连小城名字的来历都没有。

失望之下,孟采迈步朝着外面走去。因为今天是休息的日子,孟采径直朝着古城城东而去。

这里是一座广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里没有建造一座房子,空旷的广场上,只有一座石鼓。

本是青石地面,但是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了,青石早就碎裂成了多少块,到处都是岁月的痕迹。

在青石之上,摆放着一个直径足足两米大小的一个石鼓,巨大的石鼓,四周遍布花纹,雕琢出来的,与真实的大鼓,倒是一般无二。

鼓面看着就是一整张青石雕琢出来的,浑然一体的感觉。

孟采经常到这里来,凡是心情烦躁,或者是需要静心的时候,都会过来走走,伸手抚摸着石鼓,心灵似乎是都得到了升华一般。

十分神奇,似乎是冥冥之中,有着什么牵引一般,令得他,对于这石鼓,倒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感情。

不过就在这时,本是晴朗的天空,竟是瞬间风云变幻,一片乌云罩顶,咔嚓一声,一道雷霆炸响,竟是哗哗下起了雨。

孟采站在原地,本是打算躲避,结果就在这时,云层之中,一道亮光闪过,一道天雷,劈了下来,不偏不倚,天雷正好劈在了石鼓的上面。

随即就是咔嚓一声,石鼓的表面竟是直接裂了开来,雨势当即变小。

孟采站在原地,突然,神情似乎是变得有些茫然,双眼之中,似乎是失去了焦距一般,竟然朝着石鼓走了过去。

街道上已经没有人了,尤其是这里,即使是平常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人过来,孟采的这种状况,倒是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到了石鼓近前之后,孟采探身向前,双目之中,竟是热泪滚滚的样子,足足一尺的裂缝之中,被雷光照耀着,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

满目泪光的孟采,探手从裂缝之中,取出了一枚卷轴,似乎是极为珍惜一般,伸手抚摸着。

卷轴极为古老,但是在古老的气息之中,似乎还掺杂着一股新鲜的气息,极为矛盾,但是又极为和谐。拿着卷轴的孟采,失魂落魄一般,朝着家中走去。

雨已经停了,天空之中的阴云逐渐飘散,晴朗的天空重新浮现。

孟采的家中,只有他自己一人,父母在早些年,因为感染疾病,双双故去了。

到了家中之后,孟采机械般,将卷轴挂在了墙壁上。

宽度三尺的卷轴,从上至下打开,足足有着一人高,竟然是一幅古画。

双目含泪的孟采,盯着古画,陷入了一种哀伤之中。因为在古画之中,竟然是一幅美女图,一名二八年华的女子,打着一柄纸伞,从桥上下来,似乎是走出画卷的感觉。

这是一幅黑白画,笔墨精湛,将女子画得眉目如画,双眼有着神韵,脚步似乎在动,随时可以走到近前的感觉。

双眼泪光,书生孟采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

一名娇俏的少女,围绕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似乎是百灵鸟一般,在叙说着什么,结果,远处一枚羽箭,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射中了少女的心脏,所有的声音骤然停止,少女带着留恋,哀伤,还有无限的深情,盯着自己,眼泪化作,最终闭上了双眼。

一声大喝声,好似是晴天霹雳炸响,一名身着金色铠甲的将军,抱着少女的身体,仰天大叫,随即虎目之中,泪水直线滑落。

孟采看了看自己的手和周身,似乎是有着迷惑,这难道是自己不成?

将军带着哀伤,击杀了无数的敌人,最终,为少女制作了一面巨大的鼓,请来了著名的画师,使用将军的鲜血,融合了墨,将少女的生前神态,尽数落于纸上。画卷被藏于了鼓中。

之后,将军带着这面鼓,开始了无尽的杀伐,那种血肉的阳刚之力,滋润着这面奇怪的大鼓,直至将军身死的一刻,对着苍天喊道:“待我转世之时,便是我妻流月复活之时!等我!”

孟采眼中的热泪不断滚落,似乎是恢复了清醒一般,看着这幅古画,尤其是盯着画中的女子,口中喊道:“我的妻,流月!我已归来,你该醒了!”

说着,将食指送入口中,直接咬破,鲜血直接喷洒在了古画之上。

当鲜血接触到了古画的一刻,奇迹发生了,古画竟然直接被这幅热血点燃了,虚无的火苗燃尽,但是原地却是出现了一名极为美丽的女子,打着纸伞,盯着孟采。

双目之中,带着深情,柔声道:“将军!”

稍微清醒的孟采,在骤然听到这声将军的一刻,身体竟然忍不住,直接上前,抱住了女子,口中喊道:“流月!我的妻!终于等到了你了!我好怕转世之时,错过你。”

此刻的孟采,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将军,还是书生了,但是心中的深情,却是真挚的,不管是前世的将军,还是今世的书生,只需知道,流月是他的妻,眼前之人乃是他需要用性命呵护的人就够了。

故事就讲到这里了,男女深情,即使是跨越了时间,转世重生,也要走到一起,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