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2次驾机救灾,4次立功,授什么军衔

“军人永远不会考虑‘万一牺牲了值不值’的问题,只有逆火而行,只有挺身而出,只有负重前行。从这个意义上说,人们的‘获得感’抑或‘小确幸’,都有赖于这样一群‘不理智’的人。”

这是人民空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刘文力讲的话,侧面反映了她对参军报国、奉献国防矢志不渝的决心和意志。

刘文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2次驾机救灾,4次立功,授什么军衔

说起刘文力,可不简单,她曾是中国军队唯一的女飞行团长,在第六批女飞行员中,第一个放单飞、第一个晋升飞行等级、第一个当机长、第一个通过一号天气标准考核,先后获得了2个二等功、2个三等功,并成长为优秀的女飞行员将军,她身上有一股不认输、勇于争先的精神,即使在身患癌症的情况下,也坚决不离开部队、不放弃飞行。

1971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泰安市的刘文力,从小成长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亲是山东农业大学教授刘志民,父母都期望女儿长大后能走上救死扶伤的医学之路,可是刘文力却偏偏对飞行很钟情。

18岁那年,正在泰安一中上高三的刘文力,突然得知空军部队将会在自己所在的毕业班年级招收第六批女飞行员,她觉得机会来了,便兴冲冲地跑去报名。

对于能否成功被录取,其实刘文力也有些担心,毕竟自己一米七的身高,体重却只有54公斤,整体偏瘦,不知是否会影响录取成绩。

幸运的是,刘文力身体素质较好,成功过了体检关,再加上高考毕业考试的文化成绩也很出色,顺利考进了空军长春飞行学院,开启了她梦寐以求的飞行梦。

但是必须要说的是,考进了飞行学院只是成为飞行员的第一步,最关键的是能否适应飞行员的训练生活节奏,能否掌握扎实的飞行技术才是关键,在激烈的飞行员选拔中,一旦有学员承受不了紧张的飞行学习生活,很有可能被淘汰。

为了不让自己的飞行梦成为过眼云烟,尽快适应飞行要求,刘文力可是下了大功夫,那就是加倍练习体能;比如刘文力为了增加腿部力量,常常双脚蹦跶上下楼;为了强化臂力,练单双杠时手都磨出了血泡……

刘文力硬是把自己当做一个男飞行学员来严格要求自己,承担了男性学员该有的摔打磨练。

刘文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2次驾机救灾,4次立功,授什么军衔

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刘文力凭借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奋勇争先的踏实苦干精神,确实干出了一番成绩,于1993年7月顺利通过了结业考核,成为第六批女飞行员中第一个放单飞的飞行员,也是首批具有学士学位的女飞行员,更是她此前所就读的泰安一中继岳喜翠将军之后,第二位具有执飞资格的女飞行员。

正所谓:“战场上只有敌我之分,没有男女之分”!刘文力的成功,再次向外界证明了:女性同样可以胜任对于男性来说已是挑战极限的飞行员职业。

而进入战斗部队的刘文力,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展现了一代空军女飞行员高超的飞行技能和完成任务的出色能力。

几十年来,包括人工降雨行动、抗震救灾行动等,都能看到刘文力驾机在天空翱翔的身影。

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黄河上游地区发生重大干旱灾害,为了防止黄河断流,国家决定实施人工增雨行为,只有5年执飞经验的刘文力受领了这项任务。

表面上看,开飞机进行人工增雨工作似乎很简单,其实伴随着很大的风险;就拿她在青海进行人工增雨的任务来说,青海属于高原地形,一方面要面对高原反应带来的不利因素,另一方面就是飞机在五六千米高空播撒催化剂,很容易造成飞机机体结冰,严重影响飞行。

如果没有过硬的飞行技术,那就完不成国家交给的增雨任务。刘文力凭借平时所学所知,与战友密切配合,硬是在高原地形上空成功穿梭,闯出了危险区域,实现了增雨的目标,有效缓解了旱情,甚至还开创了在黄河上游首次人工增雨成功的先河。

这个功劳属于刘文力和她的战友们。

刘文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2次驾机救灾,4次立功,授什么军衔

除此之外,还有2008年的四川汶川地震、2013年的四川雅安地震,都是刘文力亲自开飞机前往震区运输救灾物资。

在汶川大地震期间,刘文力作为空军航空兵领导者,接到救灾指令后,既充当指挥员,又充当战斗员,立即指挥引领一架架军机开赴汶川,最先把专业救援队员和特种装备火速运到灾区,他们承担了全军75%的空运量、95%的空投量,创造了出动飞机最多、规模强度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历史新记录。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如此出色的飞行员曾经也一度遭受过晴天霹雳的身体打击——左侧乳腺导管癌。

那是刘文力被任命为当时全军唯一的女飞行大队长的2004年。

当年3月,空军部队基于刘文力出色的飞行表现,提拔她为空军某部飞行大队长,成为当时全军唯一,也是继洪连珍之后人民空军第二位女飞行大队长,手下有57名队员。

短短十年时间,刘文力实现了从飞行院校毕业生向空军飞行部队正营级军官的华丽转身,可以说她的军旅仕途前途无量,完全可以在空军部队大展宏图。

可是这股兴奋劲仅仅过了4个月的时间,老天突然跟刘文力开了一个玩笑,当年的7月11日,33岁的刘文力被确诊为左侧乳腺导管癌,突如其来的病情犹如晴天霹雳,让刘文力彻底不淡定了,自己的飞行生涯正蒸蒸日上,难道就要戛然而止了吗?

对此,刘文力心有不甘。

根据医生的诊断结果,定下了两种治理方案,一种是保守治疗,能够保住完整的身体,但病情易复发;另一种是手术治疗,彻底切除乳房及周围病变组织,手术后重返蓝天的几率很大。

看到能重返蓝天,刘文力心动了,果断选了第二种方案;对她来说,只要能继续飞行,干什么都行,就这样她经过了手术,切除了左乳房以防止癌细胞扩散,开始了她的短暂抗癌生活。

刘文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2次驾机救灾,4次立功,授什么军衔

之所以说是“短暂”的,因为刘文力从被确诊患有癌症,到再次驾机飞天仅仅用了11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刘文力为了尽快好起来,消除身上的癌细胞,她直接选择了剂量大、疗程短的化疗方案,面对头发脱落,直接剃成光头。

在休养期,刘文力的父亲也曾一度劝说女儿转业回家,老父亲说:你转业到地方工作吧,我不需要什么飞行大队长,也不需要什么女英雄,我只要女儿……!

刘文力知道父亲为自己好,但是又想到自己心爱的飞行事业,还是含泪婉拒了老父亲的劝说:飞行就如同我的父母、孩子,早已融入到我的生命,我不能没有飞行!

可见,刘文力想继续驾机翱翔蓝天的愿望有多么强烈,这也成为她抗癌成功的真正动力。

重新归队的刘文力,继续发挥了她的特有优势,不仅使92.9%的飞行人员达到了全天候飞行员标准、全部具备云中云上空投空降技术水平,还让大队的飞行人员全部达到了英语四级水平,有效提升了战斗力。

刘文力:第2位女飞行大队长,2次驾机救灾,4次立功,授什么军衔

最终,在刘文力参军的第30个年头,也就是她48岁的时候从校官迈进了将官行列,被晋升为空军少将军衔,成为空军历史上第一位“70后”的女少将。

她曾说过:“生命,不可不惜,不可苟惜。对于军人而言,为了祖国、为了人民,就应英勇无畏、敢于牺牲。”

在此,向刘文力少将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