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有文化的人,连骂人都是不一样的。说话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技术,掌握得好让别人对你毕恭毕敬,掌握不好则很有可能丢人现眼。

可以想象一下,那些懂得很多知识的人骂人会是怎样的,也许是阴阳怪气让听者百般难受却不知如何反驳,也许是拐弯抹角让听者感觉云里雾里的,也许是表面称赞实则讽刺挖苦让听者欲罢不能又颜面丧尽。

中国古代文人大多学识渊博、温文尔雅,不过要是以为他们只懂得花前月下、吟诗作对,那可就错了,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会“损人”,而且损得狠。

清代文人蒲松龄就曾在《聊斋志异》当中写道一副对联:

“一二三四五六七,孝悌忠信礼义廉。”

乍一看没什么,细看之下,五六七后忘了“八”,礼义廉后没有“耻”,合起来就是“忘八”、“无耻”。

看了这个,是不是觉得蒲松龄的嘴是真的损呢?同样也有一件发生在清朝的事,说的是一位文人写对联骂人,不但没有被人责骂反而还得了好处的故事。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文人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骂得隐晦极了。

卖官鬻爵:屠户做了官

隋朝创立科举制,世家大族垄断官场的局面逐渐被打破,社会阶层开始流动。一些寒门学子苦读数载,渴望有朝一日金榜题名,改变自身地位。

许多家境一般或贫寒的读书人因此走上了仕途,光耀门楣,衣锦还乡,令众人艳羡。毕竟做了官以后,吃穿用度就都不用愁了。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中国古代也有一部分人不通过科举改变命运,而是通过经商发家致富。然而,由于古代实行重农抑商的政策,商人地位低下,在社会上遭受歧视。尽管家有千金,商人还是会想买田地、去做官。

这是由于国家的政策,也是由于中国古代的经济基础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缘故,人们思想保守。不过钱谁会不喜欢呢?统治者即便不待见商人,也绝不会厌恶商人手中的金银。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清朝乾隆年间,苏州有一个杀猪的屠户,家里非常富裕。只不过富有归富有,他没有地位。毕竟当时读书人的身份要高于商人的身份。

刚好当时清廷有个政策,就是允许有钱人捐钱买官。于是有钱的屠户变相要利用这一政策提升自己的地位。毕竟屠户缺的就是官位,而最不缺的就是钱呀!因此他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个官。

事成之后,屠户便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官员了,是上层社会的人物,与那个低下的杀猪人的身份彻底脱离,所以洋洋得意,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自己已经“光宗耀祖”了。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几年以后,屠户父亲得病去世。为了彰显的社会地位,屠户便在家中大摆宴席,为父亲操办丧事。对前来吊丧的人,屠户都是盛情款待。

文人送挽联暗骂屠户

有白吃的宴席,自然引来当时很多人的到来,其中,还包括苏州的一个大才子也前来吊唁。

当然,身为一个文人,不能空手就参加吊唁,于是这个大才子就带了一幅亲自写的挽联以表心意,这幅挽联是这样写的:

“此去定然成佛果,从今不忍过君门。”

屠户所学知识不多,只能从表面意思来理解。看字面意思,这上联是在说老爷子离去一定能成佛,以此来表达自己希望死者成佛的美好祝愿;下联则是说老爷子驾鹤西归,自己感到悲痛,以至于以后都不忍心再来屠户家做客。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这挽联言辞恳切,情意真挚,令人动容。屠户十分欣喜,甚至他还把这副挽联挂在了大厅最显眼的地方。

然而当时的屠户不会知道,文人大概在背后大笑他愚蠢呢!

这个文人是不是真的想祝福老爷子,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送这幅挽联其实是在拐着弯地讽刺屠户。挽联挂了几天以后,屠户的一位朋友过来家里做客。

这位朋友也是才华横溢,看到这幅挽联,他告诉屠户:“您悬挂的这幅挽联看似感人,实际上您是被人戏弄、被人调侃了啊!”屠户自然不解朋友的意思,便虚心请教。

朋友便把挽联中隐藏的玄机告诉了屠户。原来,那个文人写这幅挽联时引用了两个典故。上联“此去定然成佛果”引用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故。

事实上,这上联其实就是在说一个作恶的人只要认识到自己的罪行,弃恶从善,诚心悔过,依旧是可以成佛的。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而下联“从今不忍过君门”引用的是“过屠门而大嚼”的典故。这句话是在比喻一个人心里想但是得不到,所以只好用不切实际的方法来安慰自己,用在屠户身上,其实就是在笑他想跻身上流社会,但又没有真才实学,只好买个官位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所以上下联接起来,我们就很好理解了。这个文人其实就是在嘲讽屠户虽然买了官,但还是不能改变他杀猪的出身,更不要说他自认为成为社会的上层人士了。

德才兼备,方受人爱戴

屠户读书不多,只道那个文人是真心祝愿老爷子的,还满心欢喜。如今听了朋友的解释,不知他心中该作何感想,大概是五味杂陈,实在不是滋味吧。

那个文人自恃才高,在别人父亲的葬礼上作对联戏弄他,真是没有底线。其实在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文人作诗骂人,同样也是不带脏字,比如说鼎鼎大名的诗人李白、苏轼。

李白写过:“时事且未达,归耕汶水滨。”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这两句诗意在体现李白对那些舞文弄墨但又干不出实绩的儒生的轻视。而苏轼曾因“乌台诗案”入狱,差点没命,后写下了“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表现了自己的潇洒自由。

看这些句子时,读者可以感受到作者心中强烈的情感,虽也很直白,但并不令人厌恶。反观清朝这个文人,尽管引经据典,但是笔下透露出的酸意嫉妒却令人生厌。

那个文人作诗骂人不分轻重,在那样严肃的场合开玩笑嘲笑他人,实在无德。或许屠户自己做得也有些不对,但那个文人所做之事更无法容忍。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可以理解,有些人寒窗苦读十几年也没混到个一官半职,这个屠户肚子里没什么墨水结果却得了官,文人心中不喜也算正常。但是客观地说,屠户能得到这个官位靠的也是自己的努力啊。

在父亲丧礼上显摆身份也许的确是屠户心思狭隘,但是作为文人应该懂得“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道理吧。讽刺屠户是这个文人的权利,可是开死者地玩笑着实过分。死者为尊,不论因为什么,请尊重逝去的人。

知识是力量,是最有力的武器。如果两个人交换苹果,那么每个人就只有一个苹果;如果两个人交换智慧,那么每个人就有两种智慧。所以说,我们的知识绝不会被别人偷走,知识是无边无尽的,学得越多,越会感受到自己的无知,每个人都应树立终生学习的目标。

清朝一文人送屠户的对联,不带一个脏字,却句句都是骂人

当然,仅仅有才学有知识是不够的,做人一定要有好的德行,要不然就像这个文人一样,就算才高八斗也还是被许多人看不起,光有才而没有德,德不配位,真是枉读圣贤书!

参考文献:

《清人说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