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1935年,红军主力部队来到赣南地区,遭到国民党军队猛烈攻击。经过一系列作战,中央决定让主力部队撤退,留下一支游击队伍坚持斗争。而这支被留下的部队中,就有古柏。

古柏年纪虽轻,经历却很丰富,先后参加过广州起义,发动寻乌群众暴动,还组建了一支红军纵队。他思想进步,能力出众,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要不然也不会被毛泽东看重,成为他的秘书。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以古柏的实力,游击作战虽有危险,但完全可以应对。但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前途光明的人才,在掩护大部队撤退后,却把自己的生命留在大山里。

当时国内局势动荡,消息传播困难。毛泽东一度认为古柏还活着,只是不方便联系组织,然而两年后,古柏哥哥的一封信送到延安。这时,他才得知古柏已经牺牲!

对于古柏的牺牲,大多数人都是猜测,他是在游击作战中被国民党士兵杀害了。在没有其他消息佐证的情况下,毛泽东也默认如此。

直到20多年后,王应湖及一众罪犯被捕,公安部门拿到他们的供词,主席才得知秘书牺牲的真实情况。那么,古柏到底是怎么牺牲的?为什么主席也不清楚真相?杀害古柏的凶手下场如何?

中央下达主力军撤退命令后,游击小队便分散在山林中,他们一边护送主力部队撤退,一边阻击国民党追兵。就在主力部队离开赣南后,蒋介石派出大军,兵分三路,开始对中央苏区进行进攻。

在极大兵力的差距下,归属苏区的几个县城难以抵抗,很快就落入敌手。蒋介石为打击共产党人,手段十分残忍,让国民党士兵对苏区群众进行无情屠杀,大批百姓因此死去。

位于苏区中央政府的陈毅,收到消息后怒发冲冠,为了保护苏区人民和打击国民党嚣张气焰,他与项英两人拍板,决定派遣部队阻击敌人。

留守赣南的红军数量不多,陈毅和项英再三斟酌,制定好计划:先联系镇守瑞金的红二十四师,命令罗屏汉带队前往谢坊塘湾岗准备伏击;再通知福建独立团准备随时支援;最后指示古柏组建瑞金和会昌的地方部队,正面迎战敌军。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图|陈毅

收到命令后,古柏即刻带着赤卫军出发,赶赴战场。赤卫军大部分由当地百姓组成,数量仅有三百多人,武器十分简陋。这样一支队伍对上国民党军备优良的大军,很快就败下阵来。

看着战士们一个个牺牲,古柏悲痛不已,当机立断指挥队伍撤退,带着幸存队员迅速转移。与寻南游击队会合后,他又收到一条意外的情报:中央政府办事处及赣南省机关人员被困在于都,敌军包围了仁风山一带。

情况十分危急!

此时,无论是古柏的赤卫队,还是李大添的寻南游击队,兵力都不足以与国民党军队抵抗。但为了解救陈毅、项英等人,他们毅然决然赶赴仁风山。在一众战士悍不畏死的拼杀下,留守人员成功突围,但牺牲惨重。

赤卫队与国民党大军正面作战后,只剩几十人,这次解救行动结束,队员已不足十人。这样的兵力哪里经得起大战?古柏沉思良久,最终决定转移到熟悉的安远和寻乌地区,等待机会进攻敌军力量薄弱处。

赤卫队趁着夜色跋山涉水,一路潜行至安远和寻乌交界处。一行人在山中破庙休整了几天,期间他们听说寻乌南边有红军游击队活动迹象,古柏当即派出几个队员,外出打探消息真假。

这次侦察花了七八天时间,期间没有一人回来,古柏一直担心队员是否遭遇不测,几次想要外出探查,被其他队员劝下来。直到一天傍晚,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入山中。

古柏紧张地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那名队员赶紧回答:“他们都被妥善安排好住处了!龙川县上坪鸳鸯坑附近的确有一支游击队,我们已经成功联系上那支队伍。”

闻言,其他队员都感到振奋。古柏也很高兴,对于龙川县他并不陌生,还在中央工作时,他常常去龙川苏区做指导。当天晚上,经过全员投票,赤卫军小队决定明晚出发,前往龙川和那支五兴龙游击队会合。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图|上坪鸳鸯坑(现)

第二天夜里,休息一整天的古柏等人出发,一连五天赶路,他们终于来到上坪鸳鸯坑。此地位于江西与广东交界处,距离各地管辖政府很远,又是偏僻山林,属于“三不管”地带,鲜少有敌军来这搜查。

这里山中尽是竹林,不少百姓在山上造土纸。鸳鸯坑山腰处,附近的造纸厂工人,在这搭了好几个简单竹草棚。在其中一个竹草棚里,古柏见到了先前出去侦察的几个队友,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为迎接古柏等人,五兴龙游击队队长刘国洲早早在山腰等候,他和古柏介绍自己的队伍。原来,五兴龙游击队在一次战斗中被敌军打散。刘国洲想起,鸳鸯坑曾经是粤赣边区红军的秘密据点,便来到这里寻找其他队员,没想到能遇上古柏等人。

听到这话,古柏再无怀疑,带着队员住下后,叮嘱他们帮忙打听五兴龙游击队其他队员的下落。与此同时,他也在积极寻找龙川地下党组织。

刘国洲告诉他,鸳鸯坑附近有两个村子,分别是青云村、青化村。这些村民基本上都是世代为耕,造纸行当只有富户才能承担起。当地农民虽姓氏观念强,比较排外,但群众革命基础很好。

早几年,村子里的年轻人就不满常常欺压百姓的恶霸地主。大革命时期,当地群众积极响应革命,开展农民运动。古柏发动“三二五”暴动时,青化村就有不少人参与其中。因此,五兴龙游击队刚来这里时,不少百姓暗中资助他们搞革命。

刘国洲的话令古柏松了口气,不过考虑到安全因素,他还是叮嘱大家喊他“柏花”。对于古柏等人的到来,刘国洲非常欢迎,一再劝他们留下来一起行动。古柏考虑到队员人数,也决定先在这里休养生息,等待时机反击敌人。

一天,古柏想要外出接触一下当地百姓,顺便洗个澡,五兴龙游击队两位同志刘邦开和刘亚伏给他做向导,一行人从竹草棚走到山背的造纸厂。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图|古柏

这个造纸厂名叫赤米畲(shē),距离鸳鸯坑不算太远,厂里工人的居住条件和竹草棚没什么区别。古柏他们来得不巧,刚好造纸厂几个师傅都回家办事去了,只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工人在守门。

那名工人叼着根野草,在门口打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等到古柏他们都走到眼前,他才突然发现有人靠近。看到三个陌生人一步步走近,那名工人往后缩了缩,神情十分紧张。

古柏察觉到他的警惕,连忙友好地打招呼,对话用的是寻乌客家话:“师傅不用紧张,我们就是路过,想要借你这地方冲个凉!不知可不可以?”

刘邦开附和解释道:“我也是龙川人,听过五兴龙游击队吗?我们都是红军!”一听到对方是本地人,那名工人就卸去防备,急忙让他们坐下。

大家简单聊了几句,古柏知道这名工人就是青化村人,名为王应湖,农忙时在家里种田,农闲时可以外出找工作。现在正处于农闲时期,王应湖便来造纸厂做杂工。

古柏和刘邦开两人一对眼神,刘邦开咳嗽一声,随即张口开始讲解革命思想。他对王应湖说:“麻烦你转告厂里的师傅,告诉他们不要担心,红军和游击队都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王应湖连连点头,他低头时看见古柏和刘邦开腰上都有一把手枪,瞬间双眼就亮了,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们。刘邦开发现他的目光,笑着解下腰侧的配枪,递给王应湖,教他如何上弹、瞄准、开枪。

王应湖没想到他们会允许他摸枪,顿时对三人的怀疑全部抛到脑海,早就没有半个小时前那副精明小气的模样。古柏趁机对他说道:“身为无产阶级,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拿起武器,不停与地主恶霸、反动势力作斗争。”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王应湖不住地点头,眼神只盯着枪支看,没怎么听见古柏在说什么。他看着古柏,试探问道:“这支枪可以借我用用吗?”古柏赶紧摇头,道:“这枪不是我个人的,而是整个游击队的,我需要保管好它。”

几人本就出发得晚,聊天耽搁了太多时间,导致古柏和刘邦开等人离开时,天色已是浓浓一片黑,月色不显,走路都成问题。王应湖提出要送送他们,打着灯笼带着古柏三人回到鸳鸯坑竹草棚。

这次探访老乡十分顺利,古柏心满意足,觉得开了一个好头,往后应该也是一帆风顺。然而没过几天,一件令人震惊的意外发生了。

当地百姓把惊蛰那天,二月初二称为“春龙节”。这一天,古柏起得很早,像往常一样在附近溜一圈查岗,然后回到伙房,打算洗把脸,趁着“春龙节”给大伙做顿好的。

就在他端着盆冷水进房时,他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大叫,紧随而来的就是几声枪响。古柏急忙凑到伙房窗户上往下看,这一看吓了他一跳,山道上挤着黑压压一片人,距离之近,他都能看见他们身上的军服和枪支。

古柏没有犹豫,立即走进旁边竹草棚,压低声音喊道:“快撤!敌人来了!大家从后门冲出去!”之前那一声叫声就唤醒了所有队员,他们抄起武器,听到古柏的命令,转头就往后山冲。

其中还有一位战士刚好在草坪上剃头,枪声响起时,他头发才剃到一半。这时他飞快反应过来,立马往后门奔跑,但敌人已经来到他的身后。随着一声枪响,这位战士倒在门口的一张凳子上。

突然袭击的敌人令战士们毫无准备,只能不停往外冲刺。古柏压下心中的焦急,冷静指挥战士们边打边退,他很清楚情况有多危急,若是不想出一个办法,所有人都得留在这。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别看他脑子转了好几圈,实际上时间也就过去几秒。古柏不敢耽误时间,低下头做了一个决定,他说道:“你们都往后山去,我来掩护!”

说完,他便冲向另一边,不断开枪将最前面的敌人引走。队员们只来得及回望古柏的背影,他们都知道这种情况下,掩护极有可能牺牲,但是队长已经走了,他们只能带着担忧的心情往前方奔跑,一头扎进后山茅草丛。

后面敌人也都循着枪声往古柏的方向追去,躲在草丛里的战士们也因此躲过一劫。然而另一边,古柏就没有这般好运气了,听见后面的脚步声,他就知道大部分敌军都跟着自己,队友们应该活下来了。

他观察周边情况,一边与敌人作战,一边思考要如何才能撤到后山。就在此时,侧面突然涌现几个敌人,一排子弹冲着古柏横扫而来,他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古柏中了几枪后,敌人也就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纷纷远去搜寻其他红军战士。古柏倒地后,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他就这样看着敌人远去,想要抓住敌人,但却无法动弹。他身上涌出的鲜血,顺着沟渠往下流,没多久就染红旁边的石灰池。

这时一名躲在后山的战士心有所感,他担心队长安危,便一个人偷偷从另一个方向,打算拐回竹草棚接应古柏。然而他刚走到山腰上,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池边,这正是古柏。

眼前情形来不及观察伤势,这名战士二话不说,背起古柏就往后山跑,希望队长能多撑一会儿。但遗憾的是,他刚跑出几十米,就感觉不对劲,连忙把人放下来探鼻息。战士喉咙哽咽,说不出话来,他发现古柏已经没有呼吸。

古柏被留在赣南搞游击后,几次与敌军较量,都损失惨重,只能暗中潜伏等待时机。这也就导致他与外界联系不紧密,在中央苏区受到敌人攻击后,组织就失去他的消息,自然也不清楚他的生死。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图|毛泽东

毛泽东对古柏一向欣赏,他明白现在处处战乱,苏区很可能联系不上古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是有些担心这位优秀的秘书。但他万万没想到,古柏会就此牺牲。

1937年丰收的季节,位于寻乌的古氏家族早已收到古柏牺牲的消息,他们是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听消息更为便利。这一年,古家打算修订族谱,给古柏立传,为了了解古柏在共产党的任职和经历,古柏的哥哥古梅写信送往延安。

也正是这封信,毛泽东才知道古柏居然已经牺牲,这令他深感惋惜,心情十分沉重。信中,古梅猜测古柏是被国民党军队杀害。但具体过程无人知晓,实际上这也是个谜案。对于古梅的看法,毛泽东也较为认可。

他立即给古梅写了一封回信,慰藉古柏的亲人。把信折好,毛泽东没有收笔,他拿来一张宣纸,挥挥洒洒,把心中悲壮的情绪全部宣泄出来。

这题词将毛泽东对古柏的怀念之情,以及对革命事业的期盼,展现得淋漓尽致:吾友古柏,英俊奋发,为国捐躯,殊堪悲悼。愿古氏同胞,继其遗志,共达自由解放之目的!

古梅收到信后,惊讶于毛泽东的题词,但他没有将其收在古家,而是把信和题词一并寄到江西吉安的一家医院。古柏的妻子曾碧漪正在这家医院工作,她与古柏已经三年未见,没想到再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竟是在他牺牲后。

曾碧漪悲痛难耐,哭得眼睛通红。她怀疑是国民党害死了古柏,想要去前线工作,为丈夫报仇。可不料国民党特务得知她是古柏妻子,派兵到处抓捕她,为了躲避敌人,她不得不躲回老家。

在组织的帮助下,曾碧漪隐藏在一家医院当护士,一直到全国解放才敢公开身份。曾经战乱年代,她与古柏的儿子古忆民流落在外,建国后母子才团聚。古忆民见到母亲才知道,爸爸已经牺牲很久了。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图|古柏一家人

1956年,曾碧漪前往北京开会。毛泽东一直记挂着当年的秘书古柏,趁这次会议见面,特地询问曾碧漪过得如何。曾碧漪十分感动毛主席还记得他们一家人,要说生活也就这样,平平淡淡她就很满意,但是她心里一直有个心结,那就是还未找到当年杀害丈夫的凶手。

这次会议,她特地请求主席帮助追查凶手。此事已经过去20多年,毛泽东也没想到凶手竟还未落网,他当即给罗瑞卿打了通电话,要求安全部严查古柏一案,务必将凶手绳之以法。

接到主席的指令,公安部全体高度重视,副部长周兴亲自参与案件调查。古柏在世时,周兴是他的部下,两人关系十分亲近,这次查案也是为了让战友瞑目。

安全部先是从曾经在中央苏区工作的各级干部入手,按照当年赤卫队走过的路线再走一遍,沿途向基层干部与群众打听消息。经过一年多的走访调查,周兴终于确定古柏的队伍最后来到了龙川县鸳鸯坑。

将目光集中在鸳鸯坑后,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一天下午,公安人员照常走访各家,打听消息,当他们向一个叫王应湖的人打听时,周兴敏锐地发现他的反应不对劲。

王应湖听见他们是在调查当年山上的红军,脸色就立马白了,借口上厕所打算跑路。不过他明显低估安全部队的眼力,他还没跑出几米,就被几个战士按在地上。王应湖被捕后,终于明白自己犯大错了,周兴一审问,他就立马老实坦白。

当年的真相终于揭开迷雾。古柏之死根本不是意外遇上敌人,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古柏是个善良的干部,想要尽可能带领民众进步,因此才会与王应湖接触交谈。但王应湖是个好吃懒做的汉子,古柏对他说的那些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反而因古柏等人好说话,萌生出告密领赏,和抢夺红军枪支的恶念。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那天,他提灯送古柏等人回鸳鸯坑住所,就是想要打探他们究竟住在哪里。随后,他便跑到上坪乡公所,向乡长王敬卿告密,说:“今天我在赤米畲守门,碰见几个红军,他们几个手上都有枪。”

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希望王敬卿派人去抢枪。王应湖出主意道:“你可以叫王保去,他力气大,趁一个红军落单时,抢了他的枪,再把尸体毁掉就好了。”

王敬卿年纪大了怕惹事,没有答应他,只说之后红军要是还在那里,让他再来报告。王应湖夺枪之心不死,一直都关注着红军的动向,后面他又找了几个人,都不敢和红军硬碰硬,只能等待时机。

一天,王应湖等不及了,他再次来到乡公所,对王敬卿说:“再不派人去抓他们,红军马上就要走了!”王敬卿犹豫地问:“他们人多吗?有多少枪?你敢不敢带路?”

见王敬卿终于被说动,王应湖连连点头,说道:“我带路,我带路!他们也就十来个人,七八支枪。大家一起上,保证他们逃不掉!

王敬卿听到这些情况,也感到心动,但他担心事情暴露,干脆把这事捅到县里,由县警卫队驻上坪小队队长黄居成带着大伙密谋“围剿”红军。

第二天,天色蒙蒙亮,王应湖就带着黄居成的警卫队上山,在山路上他们直接杀害一位哨兵,哨兵的惨叫声传到红军居住之地。这就是古柏等人遇害的真相。

记录完王应湖的供词,周兴深呼一口气,忍耐住心里的怒火,继续深究涉及这桩惨案的人,务必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后经法院判决,杀害古柏和一位廖姓战士的黄居成、黄卓、王福均判处死刑,王敬卿死缓,王应湖无期徒刑。

1935年王应湖等人密谋暗害古柏,20多年后被捕,毛主席才得知真相

图|毛泽东

一切尘埃落地,毛泽东查看所有罪犯的供词,这时他才得知真相。真正的答案未免唏嘘,难以想象古柏一介英雄,就是因为几个人的贪婪而牺牲。希望所有人民能紧随党的步伐,自强不息,不再被愚昧和贪婪遮蔽双眼,伤害民族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