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生花】

四天前从乌鲁木齐出发,一路向库尔勒,出发前是一场大雪,最早的专场计划无限期延迟,此刻,我想到了“小雪怡情,大雪伤身”。特别是对于铁路来说,战场全是滞留车辆,也是最忙的时候。路过和硕县时,只不过是钻了一座山,进入时无风无雪,钻出后是雪雾风,看不清远处的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生花】

一路上的景色如同待放的花朵,开始进入冬季的曲目,减震仿佛失灵的大机并没有把我的灵魂颠出肉体,我只是融入了远处的山峰,期待着跨过某个山后一路生花,到达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