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舞狮作为中国优秀的民族传统艺术,集武术、舞蹈、音乐等为一体,寄托着民众求吉纳福的美好期盼。

  随着时代变迁,舞狮这项传统技艺似乎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但如今,在喧嚣热闹的城市里,仍然有不少的舞狮人的身影,用“狮子”召唤着城市的记忆,传承着奋进、美好的祝福。在济南,每逢佳节或庆典之时,都能看到精彩的舞狮表演。滑端鹏,就是这样的一位舞狮人。​​​​​​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济南黄河大集上的舞狮表演,吸引了上千群众围观。)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每头狮一般由两个人合作表演,一人舞头,一人舞尾。)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最初北狮在长江以北较为流行;而南狮则是流行于华南,南洋及海外。近些年济南的舞狮队伍主要是用南狮的狮子,北狮的步法,称为"南狮北舞"。)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在舞狮技艺中,北狮重写实,南狮重写意。)

  舞狮在中国历史久远,现分为南狮、北狮两大类。“南狮比较可爱,细节动作比较多,北狮造型凶猛,杂技技巧多。舞狮头要求更多的灵性,狮尾只要力量达到就会比较容易达到要求。”今年38岁的滑端鹏,舞狮生涯已经将近20年。2006年,年仅20岁的开始接触舞狮,2008年组织起自己的队伍。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滑端鹏在训练中对队员们的动作规范要求十分严格,这也是为了队员们的安全负责。)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舞狮服装和道具是由彩布条制作而成的,狮头以戏曲面谱作鉴,色彩艳丽,制造考究;眼帘、嘴都可动。)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滑端鹏的舞狮队常在集市、节日庆典等活动上表演。)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滑端鹏在场边注视着队员们表演,每场表演都是一场考试。)

  在舞狮表演中,狮子常常被拟人化。通过在地面或桩阵上腾、挪、闪、扑、回旋、飞跃等高难度动作,演绎狮子喜、怒、哀、乐、动、静、惊、疑八态。学好舞狮,需要扎实的武术功底,对表演者体力要求特别高。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学好舞狮,需要扎实的武术功底,对表演者体力要求特别高。)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腾、挪、闪、扑、回旋、飞跃等高难度动作,引来观众们阵阵欢呼。)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滑端鹏与队员们时而如师徒,时而如兄弟。)

  21岁的宋太龙,八九岁开始练习武术,经过师哥介绍跟着滑鹏参与舞狮已经将近三年。“最多的时候一天三场。别看一场表演只有15分钟,但是需要不断的跳跃,体力消耗很大。”表演间隙,宋太龙和队员拿着狮头,不停地练习步伐,琢磨狮子的神态和动作。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表演结束,宋太龙与其他队员把舞狮道具装到面包车里。)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一场表演虽然十几分钟,但是强度较大,演出结束队员们相互做着拉伸放松肌肉。)

  师吉达是队伍中年龄最小的队员,2003年出生的他虽然年龄小,但是从小学开始就在武校里学习刀枪棍剑,在队里一直扮演狮头,狮头的动作要领有很多细节,动作必须规范,并且有张力才好看。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师吉达年龄小、体重轻、功底扎实,常常扮演狮头的角色。)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师吉达看上去显得很是青涩的面庞,舞狮经验却十分丰富。)

  狮吼堂舞狮队已成立14年,舞狮队成员有八名全职队员,兼职近百人。目前已成功申请天桥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滑端鹏说,今年成功申请天桥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接下来希望能够做好舞狮文化的传承,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这项技艺,实际参与到演出中来,参与到舞狮文化的传承中来。“带动更多年轻人,比如说大学生,把这个传统技艺走向竞技场,让他们再传承给更多人。”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对内活跃的气氛是他们辛苦演出间隙的调味剂。)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作为一项传统艺术,需要吸引更多的下一代进行传承。)

一支舞狮队里的济南:舞狮记忆,舞振精神

  (观众很多都是小孩子,观众们的欢呼声是对滑端鹏他们最大的回报。)  

策划: 李永 张锋

执行策划:张刚 刘华

记者:周星权 刚永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