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五马——“布衣军阀”马鸿宾轶事

提起民国时期的西北马家军阀,大多数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野蛮残暴,凶悍善斗。他们所统辖的地方人民灾难深重,民不聊生。但是马家军里却有这样一位与众不同的军阀:他作风简朴,平日一袭布衣。并且熟读四书五经,严于律己,他就是“西北五马”之一的马鸿宾。

西北五马——“布衣军阀”马鸿宾轶事

马鸿宾

其父马福禄,字寿三,清武进士出身。体格魁梧,气力过人,十二岁单骑逐狼,缚之而归。后随甘军统领董福祥入京畿,任简练军统领,驻防山海关。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时,狙敌于廊坊,双方各死伤几百人,侵略军不支而退。后在攻打东郊民巷大使馆区时,于阵前中弹,壮烈牺牲。所部多河湟子弟,此役殉国的还有从弟福恒、福宣、福贵,侄子耀图、兆图及从军亲戚等100余人。其简练军由弟马福祥继续统领。

当时马鸿宾年仅十六岁,其叔马福祥因先兄在庚子之役战殁和继承其兄馀荫的缘故,对年少失怙的马鸿宾培养异常用心,一直带在身边,亲自督导,朝夕课读。光绪三十年(1904)马福祥前往西宁任西宁镇总兵,马鸿宾任其侍从。后成立西宁矿务马队,马鸿宾任队官,这支部队就成了他以后起家的基础。他性格沉着,作战骁勇,以后地位逐渐提升,至北洋政府时期,马鸿宾任宁夏镇守使。受四书五经儒家文化的影响,他养成了“律己以严,治事以勤,待人以宽,治家以俭”的生活作风。

西北五马——“布衣军阀”马鸿宾轶事

马鸿宾

西北诸马中,马鸿宾最具抗日精神。日军侵华后,他感于民族危亡,决心率部效力沙场。1938年5月,马鸿宾被任命为绥西防守司令。他曾对部下说:“时时刻刻记着,国家至上,民族至上,保土卫国,尽职守则。要有与阵地共存亡的思想准备和抗战到底的决心。”他率部在河套地区与日军展开浴血战斗,历时五年,付出了较大伤亡,终将日军赶出了绥西。绥西战役的胜利,粉碎了侵华日军从内蒙进犯西北的企图。对保障宁夏,甘肃和陕北等地的后方安全,起了重大作用

他本人生活简朴,不喜戎装,平素一袭长衫布衣,脚着家做布鞋,看起来就像一位教书先生。他日常以素食为主,就是请客吃饭时上好的食物也无非是手抓羊肉,韭叶面片之类的普通吃食。他在银川城内的住宅“五亩宅”是简陋的平房,与之紧相毗邻的堂弟马鸿逵“将军第”则富丽堂皇,两者形成鲜明对比。

西北五马——“布衣军阀”马鸿宾轶事

杨得志(左一)马鸿宾(中)

他平时不摆排场,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出行则轻车简从,常乘大卡车,随从一个副官,两三名卫兵。对属下也常常好言告诫:“你们都是来自乡里,知道穷家小户人家过日子的苦处。现在到部队来不愁吃穿,但你们吃的花的,都是老百姓的钱,这里面也有你家那一份。如果你们多花一点,你家里就得多缴税款,你们怎么对得起家里的父老乡亲呢?”

他还说:“钱是个有用的东西,也是个坏东西。钱多了就胡花,胡花惯了就学坏,好多青年就是从胡花钱开始学坏的,最后把自己一生都毁了。”

对于逃兵,追回来也不责罚,只是好言相劝,让其安心服役。有一次一个连长让士兵给自己洗脚,被马鸿宾看见。他对这个连长严加训斥,并当面给予撤职处分。后来此人在抗日战争中因功升为营长,后在绥西抗战中殉国。马鸿宾悲痛异常,泣不成声。所以当地有些人和士兵称呼马鸿宾为“马善人”。而小他8岁的堂弟马鸿逵则讥讽他为“我家的圣人”

西北五马——“布衣军阀”马鸿宾轶事

他的部队对军服不实行交旧领新,只是要求士兵尽量穿用旧军装,新军装等到节假日穿,所以他的士兵常常被戏称为“叫花子兵。”无论在哪里,只要有条件,他都要求部队从事生产劳动,开荒种植或饲养牛羊,用于改善生活。在常驻的地方,则自己动手建造营房,多是用土坯箍明窑洞或挖土窑洞居住。正因为如此,他的八十一军解放后改编为农业建设第一师。

他家教极严,子女见他时都毕恭毕敬,垂手而立,不敢轻浮散漫,长年坚持早晚问安。吃饭时他不动筷子,家里其他人也不敢动手。没有一个子女敢在他面前衣冠不整,嬉皮笑脸者。马鸿宾一贯严于律己,自己不沾烟酒,也教育后代要严格遵守。

一次六儿躲在厕所里抽烟后将烟盒遗落在厕所,被其发现追查到六儿身上。便令卫兵打六儿板子,全家求情都无效,最后老太太出面劝阻,也不起作用。一直到全家老小都下跪求情才住手。然后让六子将剩下的香烟全部嚼吃下去作罢。

西北五马——“布衣军阀”马鸿宾轶事

马鸿宾

其子马敦信解放后任建设一师师长,一次马鸿宾来到师部,同坐中有人挨个递烟。递到马敦信时,马敦信急急递眼色,摆手表示不抽烟。等马鸿宾走后,马敦信埋怨对方:“你今天差点闯下大祸,如果让老汉知道我抽烟,非了不得”。当时马敦信已是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还敬畏其父如此。

他不喜交际,不善钻营。闲暇之余手不释卷。这就导致了他在西北五马中论资历最老:早在北洋政府时他就已官任宁夏镇守使。论实力却最弱:到解放时期其家底只有八十一军一个军的兵力。马步芳马鸿逵之流在大力扩编军队,争权谋位时,他却官越做越小,地盘也越来越小。但从个人修养和品格上来说,他不失为一个正直且无私的人。

1949年,马鸿逵逃亡重庆,想让马鸿宾一起出逃,此时马鸿宾已经做好了起义的准备。他拒绝出逃,和解放军取得联系并使宁夏和平起义。解放后,他历任宁夏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甘肃省副省长等职,1960年因胃癌病逝于兰州,得到善终。也是西北诸马中,结局最好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