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4月21日清晨,赵村区委派往大屯村东唐河桥炮台的13岁儿童团员李小三,在赌博通宵的伪军去睡觉后,主动替敌哨兵站岗;相机夺取敌人5支步枪、100发子弹,并将剩余枪支的枪栓摘下扔掉,还把炮台大门锁起来,最后胜利回到赵村区。李小三受到赵村区武装部的奖励和表扬,晋察冀日报以《独胆小英雄只身夺炮台》为题进行了报道。

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在圣地延安召开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定县籍7名代表全程参会:正式代表孙志远、安玉林、马凤舞、赵汉,候补代表张学轲、李光宇、王敏。另外,参加党的“七大”的代表,还有1934年冬至1935年任中共定县中心县委书记的李德仲,1938年秋至12月任中共定南县委书记的孙明(铭),未前往出席大会的“七大”代表则有张珍(据其回忆录中记载)。

〖王敏(1911——1988),女,中共“七大”候补代表,司局级高干,河北省定州市留早镇西同房村人。193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参加革命工作,曾历任中共河北省委交通员,冀热察区委机要科长、组织部干事,北岳区委党校教育干事,冀中区委组织部干事,张家口市第一区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建国后,曾历任最高人民检察署东北分署办公厅副主任,东北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副处长,中央监察部工业司监察专员办公室主任,交通部监察局副局长、机关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劳动工资司副司长、人事局副局长、人事局顾问、党支部副书记等职。中共“七大”代表共有755人,其中女代表52人,王敏就是这52名女代表中的一员。〗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4月,伪军班长窦山水偷窃了丁瑞达亲手使用的手枪,并携带3支步枪投奔我军,后在定南县做敌工工作。是月,丁瑞达带伪军到南车寄村,突然与窦山水相遇。由于来不及躲避,窦山水被丁瑞达抓住,带到西朱谷村惨遭杀害。

5月,定北县赵村区干部常仁武带领民兵,在去年参加孟家庄地道战的基础上,凭借孟家庄地道与敌人展开战斗,再次取得了对敌人的压倒性胜利,受到上级的表彰。随后又配合甄凤山部队,解放赵村炮楼,俘虏伪军1个班。

5月,到冀西参加集训的32区队改编为33团,并返回冀中作为机动部队。36区队改编为26团,45区队改编为22团,抗敌大队改编为第49区队。其中分区教导队扩编为教导大队,下设4个中队,大队长为郭健,增加培训干部的数量和提高教学质量,以适应部队迅速扩大的需要。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5月,为扩大春季战果,冀中七分区集中36、45区队和抗敌大队、各县大队向深泽地区的敌人发起进攻,并连续攻克乘马据点、解放深泽县城,对守城和增援之敌予以重大杀伤。同时,定南县大队和区小队积极袭击敌人,成功逼退邢邑和小章据点之敌,沙河南地区的敌人被我肃清。

5月8日,在德国法西斯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的次日,云彪县委、县政府在山阳区高昌村召开万人群众大会,庆祝欧洲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与我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号召人民群众进一步团结起来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直至把日寇赶出中国去,取得全面抗战的最后胜利。

5月8日,云彪县支队3连副连长陈庆顺、副指导员张志凯带领一个排,穿越平汉铁路后夜宿北合村。按惯例驻村时应首先与村支部、村干部、村民兵取得联系;如到兄弟县(北合村属定唐县留早区),还须与区武装大队部取得联系,以便在发现敌情时互相支援。但该排因为思想麻痹,既未同留早区,又未同村支部,甚至连村游击队也没有取得联系,就自行找了几户富裕中农、富农的大屋住下来,结果为一户反动富农连夜密报给望都县日军宪兵队情报组。翌日拂晓,望都之敌倾城内的日军、宪兵队、特务队及伪军300余人,将北合村团团包围。当时村民兵驻在村东口贫农、共产党员仝小贵家,他们首先发现敌情并先敌开火,冲至村外关帝庙又被敌人压回村内,然后以人熟、地熟有战斗洞可恃,最终未受损失。3连的那个排听到枪声,从村中向西突围,几次冲锋都被压回;因地形、地道不熟,事先又未与村取得联系,故未能及时得到村干部、游击队的引导和支援。3连指战员被迫转入一条又矮又窄的避敌洞,又被那反动富农向敌指点洞口,敌人马上开始捣洞。3连冲锋枪手聂光宇异常英勇,数次跳出洞外,给敌人严重杀伤,不幸被敌击中要害,当场壮烈牺牲。敌我双方激战半日后,因冲锋枪副手叛变,又因在洞内枪口被灌土,3连指战员无法继续作战。此战虽毙伤敌人30余名,但我军全排一共43人,除副指导员张志凯等3人外,其余有32人牺牲,17人被俘,丢枪30余支,包括冲锋枪1支。这是自1942年冬云彪县成立以来,地方武装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敌人得手后还大肆破洞、抢掠,在村凶残地殴打村民五六十人,并把4个村民给打死。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5月12日下午,在饶安战役第二阶段,深县增援之敌进至饶阳城,接应敌人撤退的态势基本形成。面对这一敌情,冀中七分区副司令员杜文达、政治部主任廖鼎琳、参谋长苏锦章研究决定,在马长屯、韩村铺之间截击敌人,集中兵力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这一决定,准确判明了饶阳之敌的撤退方向,正确选定了截击敌人的地带,并对这次截击制定了比较好的方案。果然不出所料,饶阳、安平之敌均于5月13日拂晓前相向出动,战斗在早晨约6时许打响。至中午,敌各部均被我全面滞留,各部相机主动出击歼敌。约13时,苏锦章亲到韩村铺一线战场,指挥部队从村东阵地向敌发起冲击,但敌人依托大车为掩体,组织起强大火力,致使冲击未果。约21时,忽然狂风大作,继而风雨交加,敌人遗弃全部辎重,乘此机会仓皇西逃。这次战斗达到了预期目的,给了敌人以歼灭性打击,截获了其全部辎重,毙伤敌伪250余人,俘虏日军3人、伪军300余人,缴获步枪230余支,子弹5000多发,手榴弹1700余枚,掷弹筒弹1500余发,大车300辆,骡马510多匹,以及其他军用品一部。这次战斗带有运动战的性质,战场空间达30多平方公里,敌我双方投入兵力2500人以上,战斗持续时间约16个小时,是自五一反“扫荡”胜利结束以来,冀中七分区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在战斗中,我军也付出了一定代价,指战员伤亡145人。在战后,安平城和深泽城之敌慑于我军军威,分别于5月25日和6月6日先后撤逃,两城遂告解放,扩大了解放区,为冀中七分区实施战略反攻做好了准备。

5月中下旬,获悉驻唐县日军约1个中队开赴望都县城的情报,定唐县支队2连认为机不可失,断然于固现村东北设下埋伏,原拟一个冲围、猛冲,就能一举歼灭该敌。但因轻敌,事先侦察工作没做好,误以为是敌人先头部队,不意遭到敌人的顽抗。而且日军后续部队疾驰而来,机炮齐全、弹药充沛,对2连展开猛烈夹击,陷2连于被动挨打之地步。正在这十分危急的关头,郑锡伍副政委带队伍从白城区急速赶来,魏占英带着4连从寺庄区火速杀来,固现村战斗英雄王狗旦亦率18村游击队飞奔助战。经过激烈的鏖战,我军在毙伤20名左右的日军,给予日军以重创后始将2连救出。但我也伤亡指战员10余名,其中2连连长陈志顺不幸牺牲,指导员解家伟负伤。这是县支队第2次严重失利。

5月28日,在1944年实施5次血洗之后,定县敌人再次对砖路镇进行绝命报复。这次不幸,大汉奸吴某某发现了徐家大院地洞口,敌人就用辣椒火熏地洞。洞内共19人,除了陈润泽、和文专两人外,其余17人全部遇难。后来,汉奸吴某某为群众所捉获,愤怒的群众将其处死报仇。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


晋察冀•定县抗战编年史(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