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这是毛泽东在他1927年9月9日领导秋收起义几天后的某一天,正值起义异常艰苦之际,满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他,写下了这首豪气干云的《西江月·秋收起义》词。

也许正是这豪气中夹杂着的不同气象,毛泽东领导的这场秋收起义,最终从死生之地淌过轰轰烈火,迈步上了井冈,独辟了中国革命的一方天地,成为中国革命的摇蓝。

在这一场风雨堪难的革命斗争中,掌舵人毛泽东的身边,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人物,有的人与他一同携手,从秋收走到了开国,见证了胜利。如罗荣桓、谭政、何长工、张宗逊、宋任穷、陈士榘、赖毅、谭希林等一批杰出的开国元勋。

但,更有大多数的人,在秋收起义后的漫漫征途中,血洒疆场。如卢德铭、张子清、宛希先、伍中豪、何挺颍、朱云卿、曾士峨、王良、陈毅安、吕赤等等。

今天,我要讲的是革命先烈曾士峨

有人根据现存史料曾作过这样的统计,当年参加井冈山斗争的大学生共有16人,如他们中有,北京中法大学的陈毅、山东青岛大学及武昌中山大学的罗荣桓、北京大学的李却非、伍中豪、邝鄘、谭衷、北京师范大学的邓贞谦、北京私立国民大学的朱亦岳、上海大学的何挺颖、上海复旦大学的游雪程、南京南方大学及上海法政大学的谭梓生、重庆中法大学的徐彦刚、湖南益阳信义大学的曾士峨、上海持志大学的王良、湖南南华大学的周鲂、北京大学的刘霞。

从中可以看到,16位大学生,除了陈毅、罗荣桓两人在荜路蓝缕中走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帅外,其余14人,包括曾士峨在内,均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曾士峨,不仅学识过人,而且军事出众,是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毛泽东麾下的不可多得的一员战将,屡赋重任,屡立战功。他的牺牲,让红军战士们集体痛哭,更被统帅毛泽东痛惜为“曾士峨之死,重于泰山”。

曾士峨的传奇,至今在罗霄山脉传颂,成为饮誉千古的人物。今天,我就查章阅句,详细地与大家聊一聊曾士峨,以缅怀革命先烈。

一、三湘子弟热血男儿;

二、军政两全井冈骁将;

三、视死如归重如泰山。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一、三湘子弟热血男儿

曾士峨,1904年3月6日出生于湖南益阳樊家庙乡大桥冲。初小毕业后,因家贫辍学,在一家店铺当学徒。后得族祠资助,在箴言书院读完高小,继而考入县城近郊桃花仑,由挪威人于1906年在家乡创办的教会大学,即信义大学。

在大学,他的各科成绩门门优秀,英文也特别好,更写得一手好柳体。据开国上将肖华回忆说:曾士峨的粉笔字特别好看。

1924年11月,只因信义中学的外国人,侮辱中国女学生,激起了广大学生愤怒,曾士峨等百余学生自动退学,迫使学校停办达半年之久。曾士峨也因此中断学习,遂步行前往广州参加革命。后来由于途中因路费不足,只得滞留于湖南江华县,经托人介绍在县公署任文书。 昱年回长沙,入黄埔军校长沙三分校读书。

1925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受党组织派遣,赴江华、水口山一带从事工人运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奉命到湘军第四师军官讲习所学生队做工作,因支持衡阳和农会活动被开除。1926年夏季,北伐军进抵衡阳后,他又奉命转入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参加北伐,经指导员苏先骏(浏阳县人,共产党员,后来参加秋收起义后叛变)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初,入黄埔军校长沙三分校学习。参加了北伐战争,在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总司令部警卫团任连长。北伐到武汉后,转入我党控制的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背叛革命,中国共产党被迫反击,接连发动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由于起义信息不畅及国民党张发奎的阻扰,曾士峨所在的警卫团未能参加南昌起义,这为接蹱而来的秋收起义,提供了联合前提,以致后来,警卫团成为了秋收起义的主力军。

曾士峨也遂得以与毛泽东有缘见面,并在接下来的革命生涯中,追随战斗,成为毛泽东日后器重的战将。

1927年9 月,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起义武装统一编成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全师共5000余人,由毛泽东任前委书记,卢德铭任总指挥,下辖3个团:第1团,位于修水,由原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平江工农义勇队和湖北省崇阳、通城两县农民自卫军组成;第2团,位于安源,由安源工人纠察队、安源矿警队和安福、永新、莲花、萍乡、醴陵等县部分农民自卫军组成;第3团,位于铜鼓,由浏阳工农义勇队和警卫团、平江工农义勇队各一部组成。

曾士峨先在一团,后编入三团任三营参谋长。

起义出师不利,部队几经挫折,内部分歧激烈,这支临时组建起来的部队,让前委书记毛泽东几度难堪,幸好在卢德铭、宛希先、何颖挺、伍中豪、曾士峨等将领的支持下力挽狂澜,挥师向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转移。

后来在三湾改编中,曾士峨被任命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特务连连长,成为当时七位连长中的一位,编号四连,党代表是开国元帅罗荣桓。

所谓特务连,就是在行军作战中执行特殊任务的连队,探敌情、当尖刀,担任警卫,有以一当十的战斗力,所以特务连是实力最强的一个连。毛泽东慧眼识珠,选中军事和政治素质都十分拔尖的曾士峨担任连长,可见对他的格外赏识与器重。

在向井冈进军的路途中,起义军从永新三湾经古城、宁岗、茅坪,再上井冈,特务连基本上紧贴在毛泽东身边,以一个排担任毛泽东的警卫工作。
1927年的10月天,气候逐渐寒冷,战士们还穿着破烂的单衣。为了解决冬衣和给养,毛泽东率领部队进驻遂川城西的大汾镇。不料突然遇敌,部队仓促应战,边打边撤。

曾士峨率领特务连两个排,随毛泽东跑到黄坳后,收集失散战士,并担任一营的集结任务。特务连只剩下了三十多个人了,一副惨败之象。肚饿了,只能到老百姓家里讨要点剩饭和泡菜辣椒。吃饭没家什,毛泽东也和大家一样,伸手就从饭箩里抓着吃。等大家都吃饱了,乐观的毛泽东站起来,双足并拢,看着曾士峨,精神抖擞地对大家说:“现在来站队!我站第一名,请曾连长喊口令!”曾士峨心头一振,赶紧整理衣帽,大步跨前,大声喊道:“全体集合!”战士们一个个又充满信心,抬头挺胸,迅速提着枪站起来,向毛泽东那高大的身躯看齐。待到一营赶上来了,队伍挥向井冈山。


秋收风雨路,正是因为有了曾士峨他们的鼎力支持,秋收起义的这支队伍才被稳稳地掌握在毛泽东的手中。所以说,起义军能够最终顺利上井冈山,开辟革命根据地,曾士峨等是功不可没的。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二、军政两全的井冈骁将

队伍初上井冈山,曾士峨率部参加了攻克茶陵、攻打遂川、新城等战斗。1927年11月18日,曾士峨率特务连随一营攻占茶陵,红军在这里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县苏维埃政府。后来,曾士峨又与宛希先、张子清、何挺颖一起,对企图暗地拉部队投敌的陈浩、徐庶、韩剑壮等人的叛变行为,进行了坚决斗争,保住了革命力量及茶陵政权。

1928年4月,秋收起义和南昌起义的部队会师宁岗,毛泽东、朱德、陈毅在龙书院文昌阁会晤,曾士峨率部担任了保卫工作。
从1 927年到1931年,曾士峨率部转战闽赣,历经恶战数十次,小战难以胜计,冲锋在前,无坚不摧,多次负伤,立下了赫赫战功。由于他战功卓著,被屡次擢拔,职务从连长、营参谋长、支队长,升至纵队司令员、师长,直到红四军参谋长。

连毛泽东在井冈山的驻地, 也是曾士峨的警卫连扎营之地。曾士峨所率领的二纵和以后的11师,也都是毛泽东最为倚重和最喜欢使用的一支主力部队。

1928年6月23日,红军在新七岭溪和敌战斗。曾士峨手提驳壳枪,跑在最前面,追着敌人猛打。逃敌在灌木丛中边跑边回枪乱射。曾士峨冒着“吱” “吱”乱飞的子弹,像发怒的老虎,猛扑上去,一把抓住一个敌兵打得发烫的枪管,用力一拽,将敌兵连人带枪拖翻在地。敌兵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求饶,当了俘虏。战友们见状,齐声呐喊,勇猛冲向敌人,在龙源口把杨池生部的一个团包了“饺子”。红军乘势第三次攻下永新县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开始进入全盛时期,曾士峨此后威名大振。
1928年7月下旬,毛泽东率部前往桂东,迎接红军大部队,留31团1连、3连扼守黄洋界。湘敌吴尚以一师兵力,从茶陵直逼井冈山,企图趁根据地后方空虚之际攻占井冈山。得到敌人进犯的消息,正在养伤的3连连长曾士峨顾不上伤口疼痛,步行到井冈山五大哨口观察地形,同其他同志及地方武装领导人一起,组织红军和群众加修工事,坚壁清野。

8月30日上午,在团党代表何挺颖、团长朱云卿的部署下,曾士峨和一连连长王良(一说为明亮)具体指挥和参加了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并取得了保卫战的伟大胜利。

后来,毛泽东得此喜讯,异常兴奋,指示杀一头猪,慰劳作战部队,并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西江月·井冈山》: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毛泽东在题记中是这样写道的:“八月三十日敌湘赣两军各一个师趁我军欲归未之际,攻击井冈山,我守军不足一营,凭险抵抗,将敌击溃,保存了整个根据地。”此役是红军在井冈山时期,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对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29年1月,蒋介石调集湘赣八个旅的兵力进攻井冈山,红28、31团等突围转战赣南敌后,担任31团1营营长的曾士峨率部先后参加了大柏地、长岭寨战斗。同年3月,红四军为便于开展游击战,变团的建制为纵队。31团编为3纵队,下辖7、9支队,曾士峨任7支队长。1929年秋,曾士峨任3纵队参谋长,协助伍中豪组织指挥攻克白沙战,直逼上杭。上杭城三面临江,围有三丈多高的城墙,号称“铁墙”。易守难攻。9月21日,红军彻夜激战,全歼敌卢新铭旅,一举攻克此城。在这次硬仗中,曾士峨率三纵一部主攻东门,在枪林弹雨中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攻上城头,表现出了极高的指挥才能和牺牲精神。
在艰苦的革命斗争中,曾士峨与毛泽东将帅之间,不仅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和战友之情。而且更能使毛泽东察微知著,知人善任。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1930年红军打下吉安,毛泽东和曾士峨走进当地的一座天主堂,看到了一架风琴。曾士峨童心大发,跑上前按了几下琴键。毛泽东也上来,对着键盘敲了几下。他笑着对曾士峨说:“这个洋玩艺我不会,你也是“猪鼻子里插葱——装象”,不比我强呵!”两人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战士们也跟着起哄。

1930年春天,毛泽东发现红4军2纵的战斗力有些下降,军纪也有些松懈,派谁去整顿一下呢?毛泽东第一个就想到了曾士峨。

曾士峨来到队伍后,跟政委罗荣桓一起立下了铁的纪律,落实“党支部建在连队”的制度,将重点放在“党指挥枪”上,还发展了一批优秀党员,让他们在队伍中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

很快,短短几个月,二纵军容军纪焕然一新,各方面都取得了明显的进步。

毛泽东在文章中也称赞他们:“曾、罗在古田会议后,把二纵队带成了一支最有战斗力的队伍。”

从此,毛泽东更是器重曾士峨这个文武全才,很快又被提拔为红4军参谋长兼2纵队司令员。10月3日,他指挥2纵攻打吉安,主攻城北骡子山。攻克吉安后,2纵队又被改编为11师,曾士峨兼任师长,罗瑞卿任政委。

12月30日,曾、罗指挥11师参加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岗战斗,与兄弟部队一起活捉了骄横残暴的敌十八师师长张辉瓒,全歼张部9000余人,震撼了南京政府。更引起毛泽东诗兴大发,写下了《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1931年5月16日,在第二次反“围剿”中,红四军在东固九寸岭、观音岩一带,向已抢先占领两个山头的敌47师王冠英部发起强攻。曾、罗在第一线指挥11师作战。以致罗瑞卿脸颊中弹,情况危急。

这时,蜂涌的敌人又冲上了聂鹤亭的33团阵地前的一个山头。曾士峨不得已,一面叫叶青山医生把罗政委的伤口包扎好,将他抬下战场,一面厉声命令身旁的特务连长杨得志:“立即带特务连给我拿下这个山头,完不成任务,我枪毙你!”杨得志刹地将手枪一挥,吼道:“特务连,跟我冲!”战士们端起枪嗷嗷叫着杀了上去,把三倍于己的敌人阻击在半山腰,无法向上前进一步。曾士峨率领全师和兄弟部队一起,激战4小时,将敌47师完全击溃。5月18 日,曾士峨率11 师追歼敌43师一个旅;5 月20日,率部随大部队攻克广昌;5月22日,参加中村夫坑哨口战斗,激战两天一夜,击溃守敌。

最终,在毛泽东、朱德的英明运筹下,将士们的英勇搏杀下,红军从西到东,横扫七百里,粉碎了蒋介石的第二次“围剿”。
曾士峨,就是这样的一位军政全才,带兵与战士同甘共苦,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所以,战士们特别敬仰他。他的队伍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作风勇猛顽强,是红军中最能打硬仗的劲旅之一,有“钢军”之称。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三、视死如归重如泰山

1931年7月,第三次“反围剿”战斗打响。这次,蒋介石调集了30万大军,在德、日、英洋顾问的参谋下,采取“厚集兵力,分路围攻,长驱直入”的战术,分3路向中央根据地进行“围剿”,誓言扼杀红军。

1931年8月初,在第三次反"围剿"中,曾士峨指挥11师参加了全歼上官云相47师的莲圹战斗,击溃郝梦龄师的战斗。8月11日,又参加了全歼毛文炳师四个团的战斗。其中,在良村和黄陂两次战斗中,11师以伤亡百余人的代价,毙伤敌500名,俘虏敌军官20多人士兵600多人,取得了突出的战果。

1931年9月8日,一场惨烈的高兴圩战斗打响。参战双方的主力包括红四军曾士峨11师等和国民党19军蔡廷锴60 师、戴戟61师。

当时,红4军军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在阵地上用望远镜反复观察正在撤退的敌人,看到敌60师、61师主力都已离开高兴圩往兴国去了,骡马队、伙食担子也过去了,只剩下一个团在后面打掩护。林彪提议11师去切他个尾巴。

曾士峨率11师迅速穿插过去,可巧的是,一打并未能消灭这个团,反而吸引了敌人的大部队折返回来参与战斗。

原来,19路军是蒋光鼐和蔡廷锴的部队,两广籍士兵为主,以能打狠仗著称,穿短裤,爬山如履平地。且这两个师装备精良,平时吹嘘”在战场上子弹壳也不让别人捡走一颗“,号称是从未败过的"铁军"。

显然是两强对决,勇者胜。只见阵地上,密集的枪炮声、军号声和喊杀声震天撼地。双方为抢占一个小山包,都要拉锯式地反复争夺数次,战况极其惨烈,到处是倒下的尸体。战斗从上午酣战至下午,战场胶着。

曾士峨率领11师官兵用枪托、梭标、大刀和石头跟敌人拼杀、肉搏……他告诉自己的将士:“我们是工农红军,是钢铸的,是钢军。一定要把这支铁军吃掉!”

战至黄昏,红11师的子弹打光了,人员伤亡过半,敌人也留下了2000余具尸首,尸横遍地,血染山冈。敌人依然发起一次次冲锋,最终,曾士峨命令把手榴弹、刺刀集中起来,组织全师以党团员和排以上干部为骨干的敢死队,亲自带领扑了上去。在进攻中,不幸被敌人的冲锋枪射中胸部,壮烈牺牲。这个时候,双方都已无力再战。红军争取主动,撤出了战斗。

高兴圩战斗,红军损失之大,为红军战争以来所仅有,毙伤敌2000余人,自己也伤亡2200余人,除了师长曾士峨牺牲外,红三军团的第4师师长邹平也在这场战役中阵亡。

国民党军指挥此战的蔡廷锴,在后来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当时“见此情景,危殆万分,愤欲自杀以殉”,事后“三天内,日夜不能合眼……”

曾士峨的牺牲,杨得志及所有战士为之痛哭,毛泽东听到曾士峨牺牲的噩耗,痛惜万分。他还因为曾士峨的牺牲,狠批了林彪,说:“你怎么能让高级干部上前线!干部都打光了,还怎么干革命!”

后来,毛泽东在反“围剿”胜利的庆祝大会上,让全场的战士们为曾士峨集体默哀,说:“曾士峨的牺牲是英勇的,他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牺牲的,他亲自带部队冲锋,改变了战况,他的死重于泰山!”

据时任红12军34师参谋长,后来的开国上将陈士榘回忆:“毛主席讲过两个人的死重于泰山,一个是曾士峨,口头讲的,他亲耳听到。限于红军早期条件简陋,没有被记载下来。另一个就是张思德了。”

他还指示红军总政治部发出通令,表扬曾士峨“革命立场坚定,作战勇敢,不怕牺牲”,号召红军指战员向曾士峨学习。红军总政治部发通令号召向个人学习,这在以前是没有先例的,曾士峨是第一人。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尾声:英雄影响

英雄虽逝,英名宛在。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干部指出:“曾士峨同志为我党我军之优秀干部,为革命牺牲,实属重大损失。"

1980年代初,上将肖华曾对《罗荣桓元帅传》编写组主笔黄瑶说:“如果曾士峨在的话,应该是个元帅,曾士峨的牺牲,在红军中震动很大。”

1983年1月,曾士峨的继子曾天元拜访开国元勋何长工时,何长工也说:“曾士峨如果在的话,应是个元帅,起码也是大将。”

1983年12月,原江西军区副政委、老红军汤光恢曾回忆过在红11师的往事:“我是1931年在十一师政治委员办公厅当宣传员……曾士峨师长战斗勇敢,善于指挥。他往往在第一线指挥,到团、营的阵地上去。他也要求团干部到营、连、排阵地上去,他甚至直接到战斗第一线。当时,只有这样,才能反应迅速,反映真实情况。他对人员、武器、战况、各部队的表现如何等等很清楚。他能叫得出全师每个排长的名字,对他们的性格、作战水平和其它情况了如指掌,指挥起来,就很恰当。每次行军,他和罗瑞卿政委一前一后,一个连一个连问情况,叫起人来,根本用不着花名册。曾师长深入群众,和士兵在一个灶吃饭。最多,事务长偶尔给他留点同样的菜。我刚到11师,上级就教育我们说,我们11师是秋收起义部队,打仗和政治工作都过得硬,执行上级命令坚决。毛主席最喜欢使用这支队伍。”

红军早期干部、前军事科学院副院长郭化若中将称曾士峨是“最优秀的红军师长”。他还说:“红4军是红军的主力,11师却是政治和军事战斗力又很突出,是主力中的主力。”

当时红3纵司令员,后来的开国上将肖克,曾亲眼看到曾士峨带兵冲锋到最前面,这样的将领带出来的部队必然会打仗。

的确,根据曾士峨的资历、修养、带兵风格、军政素质而言,他的确是红军中难得的将帅之才。如果,假设有如果,他不牺牲,一定是共和国的元帅或大将之才。

英雄万古、先烈千秋。诗拾英雄一生功德,以缅心怀。

峥嵘时局激丹心,万丈红尘哪挽琴。

北伐征波挥热血,秋收逐浪发豪音。

罗霄崇岭兵锋盛,赣水幽溪战马吟。

可叹英雄奔大义,君风不朽泪沾襟。

曾士峨,为什么被毛泽东颂为“重如泰山”?

参考资料:

1、曾士峨生平事迹; 2、秋收起义大事记;

3、三湾改编史料; 4、秋收起义的文献;

5、井冈山斗争史; 6、革命先烈史料;

7、肖华、肖克、杨得志、何长工、郭化若等将帅回忆录;

8、网络相关史料的引用。


【作者】

谷新光:湖南岳阳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深圳市科技专家库专家、经营治理专家、红色文化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