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互联网巨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

中美两国互联网巨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互联网怪盗团

美股的财报季刚刚开始。按照惯例,财务业绩比较好的公司会率先发布财报。因此,已经有四家举足轻重的美国科技巨头——微软、奈飞、苹果、特斯拉,发布了上个季度(各家的财年时间不同,不一定都叫第四季度)的财报。对于特斯拉,我基本不懂,就不献丑了;对于另外三家公司,我还是多少懂一点的。

总体看来,这三家科技巨头的业绩都非常好,都汇报了两位数的收入和利润增长。其中,增长势头最好的是微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均超过20%。但是业绩超预期幅度最大的是苹果,尤其是净利润,超过一致预期大约十个百分点;新款iPhone在大中华区的强劲销售,是超预期的重要来源。

微软的净利润率一如既往地高,接近40%,这是由软件公司的业务属性决定的。苹果的净利润率大幅扩张,已经接近30%,这主要是服务收入(云服务、应用商店等)比例上升导致的。事实上,在智能手机行业,苹果一家的净利润比所有安卓手机厂商加起来还要高。

相比之下,奈飞的净利润率似乎比较寒碜,但主要是因为季节性因素——第四季度是奈飞成本摊销比较多的季节,在其他季度,它的净利润率一般都能超过20%。这充分说明,视频平台不是一门坏生意,只是中国的爱奇艺、B站没有经营好这门生意。

中美两国互联网巨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

受到欧美经济复苏、产品周期和技术进步等多重积极因素的推动,美国科技巨头的业绩增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华尔街分析师对谷歌和Meta (Facebook)的财报预期非常乐观;对亚马逊的预期不太乐观,但主要是季节性因素导致的。我个人对美国互联网行业不太熟悉,研究得远远没有对中国互联网行业那么深;但是我个人认为,苹果、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市场统治地位是可以持续的,新产品和新技术的上升周期尚未结束。我对Meta和奈飞没那么乐观,但它们仍然是很好的公司。

对比一下互联网中概股的财报,我们就会发现:中美互联网巨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无论在市值层面、营收层面还是利润层面。受到诸多内外部因素的影响,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增长已经大幅放缓,净利润则已经进入下降轨道。由于中概股普遍尚未披露四季报,我们暂且以2021年三季度的财务数据为基准:

当然,部分投资者可能会声称,互联网行业还有一个“仍在逆势高速增长”的独苗,那就是字节跳动。很可惜,字节跳动尚未上市(短期内也不太可能上市),我们无法获得准确的财务数据。字节跳动官方也从未声称自己“仍在逆势高速增长”,它显然并不赞成部分投资人的脑补。

中美两国互联网巨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

对比美国和中国互联网巨头的财报,我们会发现如下一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实:

2020年底,全球市值最大的十家公司当中,有五家是美国互联网巨头(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两家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巴巴)。当时,腾讯的市值已经非常接近Facebook,与苹果和微软的差距也只有两到三倍;阿里的市值也超过了谷歌的一半、亚马逊的三分之一。彼时彼刻,全世界的投资者都会认为,腾讯、阿里以及尚未上市的字节跳动,是与美国互联网巨头一个重量级、可以相提并论的公司。而且,由于这些中国巨头的增速更快、效率更高、扩张方向更多,如果它们在一段时间内超越自己的美国同行,也是可以理解的。

仅仅十三个月过去之后,上述场景已经恍若隔世。美国互联网巨头的股价普遍创下了新高(亚马逊除外),它们的中国同行则往往出现了大幅下跌。此时此刻,腾讯的市值仅相当于苹果的22%、微软的25%、Meta的68%;阿里的市值仅相当于亚马逊的21%、谷歌的18%。大中华区市值最大的公司变成了台积电,它的市值相当于腾讯的1.1倍、阿里的近2倍。

过去多年,海外投资者经常使用一个复合词: Chinternet, 也就是"China + Internet"。2021年,这个词汇显然过时了。海外投资者还曾经认为,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的互联网行业得到了最充分的发展,那就是美国和中国;也只有这两个国家诞生了足以让全世界震惊的互联网巨头。现在看来,应该改一个说法——美国的互联网行业、互联网巨头远远凌驾于其他所有国家之上,而且差距还会进一步拉大。

中美两国互联网巨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

我们可以做一个最简单的算术题:假设未来三年内,美国互联网巨头均能维持20%左右的净利润增速,而中国互联网巨头只能维持10%以内的净利润增速;这样,到了2025年,中美两国互联网巨头的利润差距,会在现有基础之上再拉大0.3倍。由于美国互联网巨头的利润增速更高,所以它们会享受更高的估值水平。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互联网巨头的市值差距,会再扩大0.5倍乃至1倍。届时,我们就可以认为,两者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公司,甚至不是一种生物了。

这种事情会发生吗?希望不会。但是,在环境不利的情况下,投资者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此时此刻,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配资金的长期投资者,最理性的选择似乎是进一步高配美国科技股、低配中概股,直到某种结构性的反转信号到来——问题在于,谁知道它何时到来呢?